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李根源居士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李根源居士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李根源居士浏览次数:1068

李根源居士(公元1879~1955年)

在近代佛门人物中,有一位叱咤风云的带兵将军,初不信佛,曾经驱僧毁寺,后来却崇信三宝,护持佛教,这种转变因缘不可思议,佛法亦不可思议。这位将军就是李根源。

李根源,字云生,又字印泉。他是云南腾冲县人,出生于清光绪五年(一八七九年)。幼年受私塾教育,十七岁入来凤书院,从赵瑞礼先生读书。二十岁应童子试,中了秀才。光绪二十九年,考入高等学堂,开始接触到革命书籍。翌年,考取日本留学,入振武学校习陆军。在校中与唐继尧、罗佩金等人参加了同盟会。光绪三十二年(一九○六年),在日本被推为云南留学生同乡会会长,并创办《云南杂》。是年七月,自振武学校毕业,曾回国奔走,驱逐云贵总督丁振铎。清廷下令拘捕,乃重返日本,翌年入陆军士官学校,与李烈钧、赵恒(易心)、唐继尧、孙传芳等为同学。

宣统元年(一九○九年),毕业返回云南,任云南讲武堂监督,次年升讲武堂总办,后调任新军协统。宣统三年,辛亥革命成功,云南光复,蔡锷任大都督,根源任军政部总长。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当选为国会众议员。二次革命起,袁世凯下令缉捕国民党员,根源避赴日本,入早稻田大学习政治经济。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袁世凯逝世,根源奉黎元洪命出任陕西省长。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南下广州,历任驻粤滇军总司令,督办广东海疆防务,雷琼镇守使等职。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黎元洪复任总统,根源一度出任农商总长。未几,退出政坛,寓居上海,闭户读书。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国民政府聘为国难会议议员。抗战期间,出任监察院监察委员兼云贵监察使。抗战胜利后,辞去监察使职,侨寓苏州。一九四九年后,担任数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一九五五年在苏州病逝,享年八十六岁。

根源之信佛,系以排斥佛教开始。宣统三年辛亥,武昌起义,云南光复。时,革命风气弥漫全国,各地都有打倒迷信、捣毁寺庙的风潮。这时根源统率新军,绥靖地方。他受到各地逐僧毁庙的影响,也憎恶诸方僧徒不守戒律。他欲以革命精神,亲自带兵赴诸山,逐僧拆寺。这时,虚云老和尚住持滇中鸡足山祝圣寺,老和尚于光绪三十二年到北京请藏,清廷钦赠《龙藏》一部,銮驾全副,运《龙藏》回滇,并赐封老和尚「佛慈洪法大师」称号,钦赐紫衣玉印,极为荣宠,所以老和尚在滇中名气很大。

根源率兵至山下,自忖一个老和尚何以为民间如此崇仰?必有怪事。于是指名拘捕虚云,并率兵入驻悉坛寺,拆毁金顶的鸡足大王铜像,并拆了佛殿和诸天殿,寺中僧侣四散。虚云老和尚见事急,躲避不是办法,就独自下山,直抵悉坛寺,出名刺谒见李统领。守门的兵士认识老和尚,劝他速逃,老和尚不顾,直入殿中。这时,根源和前四川布政使赵藩坐在殿内谈话,老和尚对根源行礼,根源不顾,赵藩和老和尚是旧识,与之招呼,问他来此何事?老和尚恭谨的陈述原委。时,根源怒形于色,厉声问曰∶

「佛教有何用,对社会有何益?」

老和尚对曰∶「圣人设教,总以济世利民,语其初基,则为善去恶...自古政教并行,政以齐民,教以化民。佛教教人治心,心为万物之本,本得其正,万物得以宁,而天下太平。」

根源究竟是读过孔孟书的人,老和尚不卑不亢的对答,他颜色稍霁,又问道∶

「要这些泥塑木雕的像作么?空费钱财。」

老和尚答∶「佛言法相,相以表法。不以相表,于法不张,令人起敬畏心耳。人心若无敬畏,将无恶不作。无恶不作,祸乱以成。即以世俗言,尼山塑圣,丁兰刻木,中国各宗族祠堂,以及东西各国之铜像等,亦不过令人心有所归,及起其敬信之忱,功效不可思议。语其极则,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根源至此,略现悦容,呼左右献茶,再问道∶

「其奈和尚勿能作好事,反作许多怪事,成为国家废物?」

老和尚对曰∶「和尚是通称,有圣凡之别,不能以见一二不肖僧,而弃全僧。亦不能因一二不肖秀才,而骂孔子。即今先生统领兵弁,虽军纪严明,其亦一一皆如先生之聪明正直乎?海不弃鱼虾,所以为大;佛法以性为海,无所不容。僧秉佛化,护持三宝,潜移默化,其用弥彰,非全是废物也。」

谈话到此,根源色喜,继续再谈下去,老和尚因果分明,说到业网交织,由业因缘,说到世界相续,言愈畅而理愈深。根源对老和尚俯首致敬,喟然太息曰∶

「佛法广大如此,吾已逐僧毁寺,罪业深重,奈何奈何?」

老和尚说∶「这是一时风气使然,也不是你的过失,愿以后能极力保护,则功德莫大矣!」

当晚,根源设斋款待老和尚,留在悉坛寺住宿。第二天,根源陪老和尚回到祝圣寺,也在寺中住了数日,礼老尚为师,乃引兵而去。

根源自皈信佛教后,对云南佛教十分维护。后来他任陕西省长期间,也维护如前。他曾修葺玄法大师塔,以示他对大师的崇敬。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他回到广东,一度督办韶关军务,曾重修曹溪南华寺,函邀虚云老和尚来住南华,因故未果。

中日战争期间,根源以云贵监察使驻节昆明,与名流曾养甫、王茂如、王符村等,函邀太虚大师重整鸡足山,恢复名山道场及整理云南佛教。他自信佛后,对于维护佛教事,无不全力以赴。他曾有诗赠太虚大师曰∶

宗风扬雪窦,飞扬到南中,

定静无双地,云天一笑空。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