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式海法师(慈舟)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式海法师(慈舟)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式海法师(慈舟)浏览次数:698

式海法师(慈舟)(公元1870~1932年)

释式海,俗姓蒋,名永标,出家后法名宏济,号不波,又号慈舟。浙江省台南县人。清同治九年(一八七○年)出生在一个耕读传家的家庭。幼年入私塾读书,十分勤勉好学,十八岁之前,已读尽四书五经,且曾涉猎诸子百家之学。

十九岁时,父亲因病去世,使他感到人生无常,有离尘出世之想,开始持斋奉佛,并到各地寺院礼佛,与方外人讨论佛法。二十岁,到本邑常乐寺,随静耐长老剃度出家。光绪十六年,到武林长庆寺,从静安和尚受具足戒,之后随一位从本律师学律,翌年在灵泉寺闭关潜修,阅读经典,研究天台教义。闭关期满,他又行脚参访,礼谒善知识问经习观,如此到了光绪二十二年(一八九六年),常乐寺的静耐长老退居。他继任住持。

此后,他力求振作,邀请文权法师到常乐寺定期讲经,首先开讲《弥陀疏钞》。他为充实自己,到天台山国清寺阅藏,但由于用功过度,读完了六百卷的《大般若经》就发生了喀血之症,这当然是患了肺结核症的症状。不得已阅藏中辍,回到常乐寺休养。

身体康复后,他朝礼南普陀山,在南普陀前寺听讲《法华经》,以后又到新昌大佛寺听《法华经》,这样过了两三年,他应请到五峰山流庆寺担任住持。流庆寺是个没落破旧的寺院,他发愿重整颓垣,修理殿宇,两载经营,规模粗具。此后,他往绍兴大善寺、四明阿育王寺等处,听成莲法师讲《楞严经》,在普济寺听《天台四教仪》。他出家十载,由于学习认真,行解并重,至此在法义及修持上都有了相当的基础。在此期间,曾到苏州药草庵,得受成莲法师的法印。回到流庆寺后,在寺中开讲《弥陀疏钞》。

光绪三十三年(一九○七年),成莲法师在苏州药草庵入寂,他到苏州奔丧,办完丧事,受请到奉化石楼山云居院开讲《法华经》。宣统元年,又回到流庆寺讲《楞严经》,以后又到四明延庆寺、青莲寺等处开讲《法华经》,由此声誉日着,到处都受到听众的欢迎。

宣统元年(一九○九年),原任上海龙华寺住持的谛闲法师,受杨仁山居士之请,在「只洹精舍」担任学监。是年下半年,只洹精舍因经费困难停办,谛闲法师以杨仁山之荐,出任江苏省僧教育会所设立的「僧师范学堂」监督,约请式海到南京为助,请他担任僧师范学堂的教务主任,兼任古文科教授。

僧师范学堂设于南京三藏殿,有学僧百馀人,分为戒定慧三班。原来在只洹精舍就读的仁山、智光、开悟等都转到了师范学堂。式海在学堂中十分尽力,对于培育僧才感到莫大乐趣。年馀之后,应苏州灵鹫寺之请讲《无量寿经》。宣统三年,辛亥革命爆发,僧师范学堂就停办了。

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式海在浙江平湖的报本寺讲《维摩诘·不思议品》,又在报本寺设了一所佛学研究所,名为「佛教弘誓会」。参与研究的,有桂明、志恒、英修、静安等一般人。这时,宁波四明山有一所「延庆观堂」,在清末为僧侣中最恶劣的「马流僧」(注)所把持。入民国后,地方官厅以延庆观堂过于腐败,就驱逐了「马流僧」,查封了观堂,并令鄞县的佛教会另选住持。当时,七塔寺的歧昌和尚主持佛教会。各方向他推荐的观堂住持人选,有心恺、谛闲等四个人。四个人都不敢接任。这时,式海的佛教弘誓会中的一班人,就极力怂恿谛闲法师去接任住持名义,同时说明弘誓会迁入观堂,观堂的财力、人力都由弘誓会负责,以减少他的顾虑。谛闲法师于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年)元月接任观堂住持,弘誓会也迁入观堂。式海、静安等为了应付从前被逐的马流僧前来骚扰,还特请辛亥革命时组织僧军参加革命的玉皇和尚到观堂的客堂坐镇。式海并请时年二十五岁的太虚法师到观堂住了一个多月,为佛教弘誓会撰写缘起及章程。

过了几个月,延庆观堂改名为观宗寺,到基础稳固下来后,谛闲法师的弟子们不愿弘誓会一般人在寺中管事,就想排挤式海、静安等一班人离开。弘誓会的静安、桂明、英修、志恒等尚待争论,式海劝他们相让,率众仍回到平湖报本寺。未久,玉皇和尚也被排挤,离开观宗寺,后来他在西湖灵隐寺任住持,而谛闲法师后来在观宗寺创设了「观宗学社」,是那段时间很有成绩的僧教育机构。

式海回到报本寺,开讲《大乘起信论》、《法华玄义》、《摩诃止观》、《楞严经》,到了民国四年(一九一五年),受请到温州因明寺任住持,也在因明寺创设了佛学研究社,先后在社中开讲《法华经》、《楞严经》等,前往求学的僧侣络绎不绝,使因明寺在浙中也名声大噪。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年),他在因明寺重建大讲堂,年馀落成,在大讲堂开讲《法华经》,学僧甚众。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他五十三岁,自因明寺退居,住在寺后面的「观日山房」,进行潜修,仍时在大讲堂讲《天台四教仪集注》、〈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等,其间还应请到青莲庵等处讲《楞严经》、净土三经等。

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他出面筹募经费,重兴雁荡山净名寺,装修佛殿僧寮,使之面目一新。十六年(一九二七年)在因明寺讲《净土十要》、《法华经》,又募款重修了因明寺的天王殿。

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他应雁荡山净名寺之请,宣讲《维摩诘经》,因疲劳过度,经讲完后即卧病不起,于是年五月入寂。世寿六十有三,僧腊四十三年。

式海生平,法传临济,教弘天台,行兼禅净,轨持于律。他不拘于一宗一派,而全面弘传佛教教义。他于诗文书画无不精通,一生著作颇多,有佛学、诗文、杂评、传记、讲演、札记等,后人辑为《观日山房集》行世。

注∶马流僧或为「马骝僧」之谐音。粤人呼猴子为「马骝」,故「马骝僧」指的是调皮捣蛋、不守规矩的僧人。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