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善因法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善因法师

发布时间:2010/06/22 佛史人物 标签:善因法师浏览次数:819

善因法师(约公元1888~19?年)

南岳祝圣寺善因法师,笔名竺居众生,他是太虚大师的老友。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前后,太虚大师在武昌创办武昌佛学院时代,善因法师臂助甚多,可惜他的生平文献湮没,只能从若干残篇断简中加以筛选,得以知其生平梗概,兹为介绍如下。

善因法师是湖南省人,出生年代与出家因缘,以文献湮没,无从得知。他与太虚大师(一八八九~一九四七年)是好友,二人年龄大约相去不远。他与南岳另一位高僧空也法师,于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即已知名于湖南佛教界。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夏,太虚在上海创办觉社,发行《觉社丛书》,善因是《觉社丛书》的读者,亦是《丛书》的作者--投稿者。《觉社丛书》是三个月出一期的季刊,自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十月十日创刊,至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年)十月十日共发行五期,改《觉社》季刊为《海潮音》月刊。是时太虚大师驻锡杭州西湖净梵院,专心编辑《海潮音》月刊。

民国九年(一九二○年)十月,太虚大师在武昌的「湖北省教育会」,开设讲座,开讲《楞严经》,善因闻讯,自南岳赶到湖北武昌,于省教育会随众听讲。他与太虚大师见了面,一席交谈,颇为相契,大师为他介绍武汉佛教界的居士名流,如护法居士陈元白、李隐尘等见面,彼此晤谈甚为融洽。《太虚大师年谱》记此事曰∶

(民国九年-一九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师于武昌讲经会授皈依戒..湘僧善因(竺居众生),年来与觉社通音讯,闻大师启讲《楞严》,特远来与会..

文中「竺居众生」四字,是善因发表文章的笔名。自民国初年(一九一二年)以后,太虚大师异军突起,道誉日隆,佛教保守人士指其为「新派僧」,或名之曰「革命僧」,以此外界颇多流言。此时善因在武昌太虚相处月馀之后,对他了解颇深。时有一位法名德安的出家人,对太虚大师颇有误会,善师以「竺居众生」笔名,致书德安解释曰∶

考太虚法师之行实,及各居士之德行,鲜有不符佛制,如道路所谣传者。本月十五日,并在武昌讲经会弘传戒律,计男女居士受三皈戒者九人,受五戒者二十八人,受菩萨戒者十一人,皆当世高年俊杰..虚师若无过人之德,彼一般高年俊杰,岂肯屈膝膜拜于年轻衲僧之前乎!善因与各居士同住数日,见各居士念佛礼佛,行、住、坐、卧,不肯稍有放逸之行为,即在缁众中亦难多得!虚师讲经,仍是香华供养,端身正坐,惟不搭衣,无不具威严之事..乃吾辈同侣,心怀妒忌,诽语频加,座下见地洞彻,幸勿误听。

太虚大师是时以事务繁忙,无暇兼顾《海潮音》编务,乃商请善因担任《海》刊编辑,并把《海》刊由杭州迁到汉口编辑发行。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太虚大师创办「武昌佛学院」,第一期招生六十馀人,缁素兼收,九月一月开学。时善因法师因病在南岳疗养,未参与佛学院的创校工作。十三年夏,善因由湖南到了武昌,太虚大师聘他为武昌佛学院都讲(即后来之教务主任)。九月开学,善因在院授课。未及两月,太虚大师突然宣布辞职,将院务交善因代理。《太虚大师年谱》记载∶

「(十三年<即一九二四年>十月底)秋稍,大师忽招集全院员生,宣布院务暂交善因代行;留函致院董会,辞院长职。即日搭轮船离汉。突如其来之行动,颇滋缁素疑虑。」大师辞职原因,可能以受院董会牵制,不能如己意办学,理想不能实现而起。

善因法师临时接下了武昌佛学院的担子,以代院长身分主持武院的行政与教务,他一本「萧规曹随」之旨,维持佛学院的安定及课程正常的进度。到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元月底,太虚大师受武院院董会代表孙文楼之请,重返武院,善因法师交卸了他代院长的职务,仍留在院中任都讲。太虚大师时常应各地佛教团体之请,到各地讲经弘法,席不暇暖。武院的院务,仍由善因法师以都讲身分代理。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七月,广州的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九月包围武昌城,十月十日光复武昌。在围城期间,院中师生四十馀人,纷纷离院避难,善师以责任所在,仍守在院中。国民革命军进入武昌城后,征用了武昌佛学院大部分的房舍,仅留下一小部分房屋,供佛学院放置图书设备。这时有一位大敬法师(俗名唐畏三,依太虚大师出家)。愿意驻院留守,善师把院务交待给大敬,他就返回南岳了。

是时南岳祝圣寺的灵涛法师,与福严寺的证果法师,及上封寺的素禅法师等,共同创办南岳僧伽学校,以培育僧材。僧伽学校设在金鸡林塔院。灵涛闻得善因返回南岳,即礼请他到僧伽学校任教。后以南岳保守派僧侣的抵制,拒缴应摊的经费,僧伽学校不得已而停办,后来于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灵涛法师把僧伽学校迁至祝圣寺,改名为「南岳佛学讲习所」。善因法师培育僧材的理念坚持不懈,以后在南岳佛学讲习所授课,前后二十馀年,造就大批佛学人才。后来在台湾台北创建松山寺的道安法师、灵根法师,都曾在南岳佛学讲习所,受教于善因老法师。

善因老法师自清季末年即驻锡南岳,前后三十馀年,对于南岳佛门典故,知之甚详,在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出版的《近代往生传》一书(印光大师为之作序),有善因法师撰写的〈南岳天然法师〉与〈昭陵点石庵尊美长老〉等的小传多篇。他在尊美长老的小传后面,另以竺居众生的笔名加以评注曰∶

公之坚忍精进,在吾湘先辈中不数数觏。色相空空,形容枯寂,口期期而提笔颤摇。昧者将伍诸锥鲁笨拙之林,而孰知其勇猛沈毅之精神,卓越寻常,匪可阶计。盖抖擞身心,长坐不卧者,历数十年如一日。冬夏一衲,不蓄半文,平等视人,不生分别。十日不见,即常随徒众,亦必重问字名,其一念万年,无心计及馀事也。自参「父母未生前」句得悟后,即翘心净土,四十年不二心力。故说法谈玄,必以念佛为指归。嗟嗟,典型往矣,来日云遥,末运浊流,靡知底止。安得有如公者起而障之使东耶?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由上面一段评注的短文,可见他对尊美长老观察之微,相知之深。《往生传》中还有一篇解根和尚写的〈南岳祝圣寺静禅上人〉的传记(静禅上人往生宣统三年),善因法师在文后也有两行小注,文曰∶

按∶静师与余同住三年,寂时余更送其往生,此系余目睹事,一句不错。善因附识。

由这两行小注,使我们知道善因法师在光绪末年,就已经驻锡祝圣寺了。

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日寇侵略战败投降。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国民政府复员还都。太虚大师以中国

佛教整理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身分,四月复员回到南京,在镇江焦山定慧寺设立僧材训练班,为整理佛教训练人才;是年八月抵焦山定慧寺,主持训练班毕业典礼。继而到了上海,驻锡玉佛寺。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二日,为玉佛寺退居住持震华法师行封龛礼,以哀伤过度,说法将毕之时,忽中风旧疾复发,延至三月十七日下午圆寂,享年五十九岁,僧

腊四十四年。是时善因老法师在南岳闻得噩耗,;分伤感,他星夜赶到上海,十九日亲为大师主持了封龛礼。《太虚大师年谱》记载∶

(三十六年<即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九日,为大师行封龛礼,老友善因亲来主持。在太虚大师示寂的前一年,善因老法的另一位老友空也法师,在南岳祝圣寺往生,空也老法师驻锡南岳五十年,德名重当时。善因老法师在挽诗中称颂他∶

风流不亚先支遁,慧业能齐古湛然。

谨按∶支遁为东晋时代佛教学者,湛然为唐代天台大家。善因将空老与支遁、湛然相并,说明他对老友的推重,也说明善因老法师学识的渊博。

善因老法师以后的事迹及示寂年代,以文献欠缺,不得而知。

(于凌波着)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