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佛说文殊悔过经|竺法护译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佛说文殊悔过经|竺法护译

发布时间:2016/12/15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652

佛說文殊悔過經

蝉友圈

[toggle title=”查看简体版” state=”close”]

说文殊悔过经

西晋月支国三藏竺法护译

闻如是:

一时佛在罗阅祇耆闍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俱,比丘千二百五十,菩萨无央数——一切大圣神通已达,逮得总持,揽十方慧,立三脱门,晓了三世,无所罣碍颁宣三宝救济三界,开演三乘使晓本无无上正真。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游罗阅祇耆闍崛山,与诸菩萨、不可称计诸大弟子,天、龙、鬼神、干沓惒、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睺勒等眷属围遶,而为众生广说经法,开演分别志三乘学。其来听者本学声闻,寻问文殊四圣谛事;学缘觉者则已自问十二缘起深奥之事;学大乘者则从已行谘问,咸受六度无极、四等四恩,善权方便无极大道;或问神通、四无放逸、四等心行诸分别辩菩萨之道,三十七品不退转地超入寂灭;或问土界悔过之处、十地、十忍、十分别事、十瑞、十持、十印、十三昧定;或有问于不坏诸法,入于一义无从生忍。文殊师利各随所问而发遣之,可悦其心令无余疑。

尔时,会中有诸新学发意菩萨而来听受——不能将护罪福之缘,阴盖所覆而为虚妄、狐疑所蔽,习在颠倒、无勇猛志、依倚形色、垉怯弱心,不能谘启文殊师利,净除因缘一切罪苦、修学大乘至无上道。

时彼会中有一菩萨,名曰如来齐光照燿,见诸新学菩萨心念志怀犹豫、不能自决,则前白问文殊师利无罪之事、悔过之义、无失劝助、谘请无过、不违诱进。

文殊师利即答如来齐光照燿菩萨:「是,族姓子!菩萨大士欲除罪业、奉行平等、入于过去当来现在佛法,五体投地寻复起立,右膝着地,口自说言:『一切众生从于左路、着于左道,其在邪见,悉当立之于贤圣法。』

「欲化一切众生之类皆至无上正真平等之道,以是之故,右膝着地当宣此言:『犹若如来、至真、等正觉诣于道场坐尊树时,蠲除一切众恶之法、诸善普备,吾亦如之。』

「观首遍体以手摩之,重以右手而指于地:『吾当降魔并及官属。若得佛道,令一切人、众生之类,消伏魔事及外怨敌。』坐佛树下指地要誓成佛圣慧,如本世尊右手指地降十八亿诸魔官属。以是之故,所以右掌而案着地,以当左手案着于地。

「又跪左膝口说此言:『假使有人住愚痴法,所受颠倒而不顺义、?悷难化、不成好器、悭贪垢秽而处危害、訾毁同学,今者识道,改往修来,而皆谛受于四恩行。』是以左手及与左膝着于地矣。

「假使头脑着于地时,口演此言:『使一切人弃除贡高、自大之心,孝顺父母、奉敬尊长——若干种养——当以逮得无能见顶佛之髻相,越度一切世间诸法,身过三界,慧踰虚空。今吾自归,以是五体投地礼德使诸众生至成大道。』

「世俗之人生长五盖,以此功德自然弃除五盖之蔽、具足五根、究竟五力、绝灭五欲、逮得五通、远离五阴、成就五眼。其在五趣众生之类,获致殊特五法之行、禁戒差特,三昧智慧修于解脱、度知见事。以是五体投地之德,阴盖以消,住根、力者常念如来,未曾舍怀。

「复说此言:『诸佛、世尊唯垂恩慈而见愍念,于是一切十方世界所有菩萨上至诸佛,慧无罣碍,其行不二,于是平等将护法相,以法身体清净之言,无有解说、鲜洁之心而无有心。一切诸法慧无阴蔽,无来、无去,于一切智悉愍普见,等入如来证明要义,过去、当来、今现在法。识知罪福因缘之报,诸佛、世尊乃为圣眼,其慧成就悉能证明,为人重任备精进已。吾从本际至于生死,于真谛际而自迷惑,不能敏达无所识知,处在非法兴于法想、违犯政律以为律想、非是众祐为众祐想、兴发不善以为善想。心随颠倒,不了无常、苦、空非身,自贪见身诸恶罪业,所为非法,不顺典约佛所禁限。

「『自犯此罪、若教他人,方当所作罪盖尘劳——不听闻法、憎恶菩萨圣众之业、不奉道教、见诸魔事、远波罗蜜诸度无极、若人布施抑令不为、坏人德本使不成就——吾今皆从十方诸佛、世尊光燿,悔过自首,不敢覆蔽,令除其殃,改往修来。

「『从今已后不敢复犯,勿复令我有众罪盖,堕于地狱、饿鬼、畜生、鬼神、贫穷,若在人中莫令乏匮、设在天上勿为贫天,博达众经莫贫于道、财业丰饶莫使厄匮,用七法财以给少智。眼、耳、鼻、口、身、意阴盖,斯侵亲属、心坏因缘。若生边地,家室鬪诤而相别离、臭恶瑕秽而不可忍。莫与如此眷属共会,常使应行正士俱会而与相见。今从十方诸佛悔过,改往修来,不敢藏匿。』」

文殊师利言:「当复自责:『我前世时行不清净,毁身、口、意,婬、怒、愚痴兴心为害,放訑谀谄、多求无厌、积累恶业、诽谤轻调、毁佛法众、不孝父母、蔑于尊长。众祐凡人曀其功勋,不能自觉轻智慢圣,自叹其身,求他长短,既身自犯,又劝他人其顺行者教令越法。不知佛时、不知法时、不知僧时、不知善恶时,深没贪、婬、瞋恚所沮,愚痴所蔽不能精进,嫉妬不实,凶暴难化。多所志慕,计任吾我,处人寿命兴五趣念,乞求合集怀谀谄想,积累无限非法之行。自计有身,念是我所,无常为常想、苦为乐想、无身为身想、不净为净想。堕四颠倒,种于恶业、醉于形色、迷于财业、惑于傲贵、荒于国位、乱于眷属。所作过罪——见覩诸佛、闻所说法不肯谘受,不供圣众,离于德本,舍度无极而忘道心、违失三宝,若复弃捐无尽正业无量功德及不可尽圣慧辩才,所欲自恣,从恶知识、远于善友——从十方佛自首悔过,改往修来,不敢藏匿。』」

文殊师利复曰:「当自悔言:『我前世时志于下劣,所游土地而兴誓愿,毁訾大乘、遏断正教、劝从邪径、诽谤正法佛所颁宣深妙之典,若干种教抑制法轮使不通流。若身自犯、设教他人,劝助非法、破坏塔寺、败乱圣众、散县聚落、毁大国土;若危城邑,谋图帝主,害于种姓内外亲属;若复伤残他人身体,令生疮瘢,危其命根;闭于牢狱,若教人杀;其心迷荒,常怀狐疑,教人犹豫、说他罪殃,使不顺戒、处于邪见,从异道教、反其正行;自怀怨心,乱他人意,令必瞋恚。所作过罪——若身自犯及教他人——皆从十方自首悔过,佛世光明唯蒙见济,改往修来,不敢藏匿。』」

文殊师利曰:「当复悔过言:『我身前计有吾我、言是我所,所见颠倒,住于贪婬。心者无本而想有心,不能明了心如幻化也其本自然。不能分别诸佛之法、发于无上正真道意,而欲覩见道之处所。一切诸法悉无所有而反言有。其身、口、心所作善恶,皆从十方诸世光曜自首悔过,改往修来,不敢藏匿。

「『吾往本时所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不解三昧,住颠倒见。若布施者妄想求报、心念所取护于禁戒、想我他人修于忍辱、心倚着身奉持精进、住于众想兴发禅定、念应不应而想有人、乐于放逸贪求智慧、志慕归道谓有处所,皆从十方世光悔过,改往修来,不敢藏匿。

「『吾往古时不能晓了正真之义、供养于佛,而反倚求色相庄严、八十种好。虽奉事佛,不能入于法界无所坏法、亦不晓了无所住法,而住诸法想法若干。设闻经法,若讲说者思惟所趣,而不分别无为之法,计于圣众而有数想、供养众圣亦起悕望,皆从十方世光悔过,改往修来,不敢隐匿。

「『吾往古时希望诸法,求空处所,游于闲居,限节知足,少欲为德,不能识知一切法空、心无所着,尔乃可谓静处燕坐住于法界。不能解达法界无受、及众生界亦无所受,及依吾我立僻沈没,不能行道。而计有人不修四恩,当救众生亦不能济,亦不晓了佛道自然相,亦自然于三十七道品之法见有吾起而倚求望,不知寂然沙门之义。出家所修奉受具戒,依比丘行,如是及余所造德本,因其德本获致安隐。有为之福与无为安,超绝逈远,不与道合,皆从十方世光悔过,改往修来,不敢藏匿。

「『如过去佛,诸天中天,本为菩萨奉行道时,皆悔诸罪、罣碍、阴盖,吾亦若兹;当来、现在诸佛、世尊本所修改,我今悔过亦当如是。向尊自首归命于佛——为上、为长、最胜殊特无上之德、为无等伦——诸佛圣慧巍巍无量,悉知一切世界所有众尘诸数而得自在,普能晓了众生心念。吾等之身从无央数阿僧祇劫,所行迷惑而自放逸,悔一切罪、阴盖之患。如为己身所悔殃衅,及为地狱、饿鬼、畜生、在于五趣一切众生罪所蔽者,今吾皆以五体代受而为悔过。』晓了微妙、除诸限碍,已能游入观一切法。譬如虚空,所可悔者无罪、无报、亦无尘染。已入诸法、无罪盖者乃为名曰悔一切过。

「是,族姓子!菩萨大士往古结缚、一切所行众念妄想、财业因缘、所受依倚而住处所,皆当悔过。若使于中如此色像所受思想行不平等,当令明了一切无本。假使一切无所行者,乃能得入于斯本际、无想之际、无形想际、无有二际、无阴盖际、无所得际、无身之际、离欲之际、无所习际、无所行际、无罣碍际、无所归际、无所由际,是则名曰菩萨大士自首悔过——无有罪害,得至佛慧,灭除一切休息、殃衅、罣碍之盖。」

文殊师利曰:「悔此一切众罪过已,寻发无上正真道意,请为一切众生之类除诸殃衅、使无罪盖、令在世间成佛、正真,莫为声闻、缘觉之乘。开化众生,诸求度者吾当度之、诸未脱者吾当脱之、诸求灭度者当灭度之,为一切人救济之宅。拥护自归,导示道径,将顺灯明,光明之曜为众将师、贾人、大导。以是如来十种之力,寻发意顷,令得庄严四无所畏、三十有二大人之相、八十种好、如来音响八部之声,明识如来善权方便,入众生心。

「佛之弘广无上大慧在于法界,禁戒清净无有缺漏,而雨诸法金刚章句。不舍一切群生之类,则不退转,究竟得至于一切智、诸通之慧,兴正真心。于诸佛法而无所着,以诸德本劝助诸佛——过去、当来、今现在佛——本行学道。从初发意至于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于此中间所显德本如佛所教,一切诸法则无根原、亦无所住。

「所施舍者而无所施;本性清净,禁戒鲜洁乃无所犯;众生尽索而无所起,乃曰为忍;静默无作乃为精进;其心自然而无所生,乃为一心;度无所度,不越驶水,弃诸邪见,乃为智慧。

「入于深远十二缘起而无所入,乃可堪任名为玄妙;明达行空乃为慈心;作无所作乃曰为哀;不行诸法乃曰为喜;若越四渎而无有二乃曰为护;无受、不受,亦无所摄,乃为四恩;无有根本、亦无所住,乃为德本,名曰五根;意无所念亦无所游,乃为五力;觉了真谛一切本末为七觉意;不合于二,无合、无散,乃曰道矣;获致之然澹泊之行乃曰为寂;以慧解度,不违柔顺,乃曰为观;以慧为党乃曰神通。吾皆以此劝助归趣不退转轮,等御至佛。

「所以如来具足庄严成就其身,则以此义演文字说,随诸众生言语、音响为分别解,所可颁宣靡不周遍、无能抑制。所以如来于十种力常得自在,以慧庄严而得成就,示现一切诸佛变化,无上无极、最尊无比、为无等伦。我皆劝助如是法行。

「其有过去、当来、现在诸佛、世尊本清净身,而解自然悉不可得。所言清净,其心清净亦不可得,无所发遣。供养诸佛,于一切法无所将护乃为护法,无德、无众。为供养僧,皆已备悉威仪、礼节,亦以成就一切诸行。其行如是,并及余事,而晓去、来、现在诸佛道慧平等。

「等行佛法,不误堕于一切众魔、不与诸法而俱同尘,不着声闻、辟支佛地,断绝诸非,奉度无极,逮得总持。修菩萨行,速近于道,悉能报答众生所言,恣随众人之所欲启各令得所。常住平等,所行由己,庄严一切诸佛国土,辩才光曜归于清净,断诸恶趣,三昧自在,恣随一切众生所为,得诸总持靡不照明,辩才圣达皆当从己。则以所发一切智心,悉用劝助诸佛道慧。

「其诸过去、当来、现在逮得佛道,无有众漏,戒、定、慧、解、度知见事,周游诸力无能退转,缘无所畏。诸佛之法无所罣碍,其无极慈行无等伦,其大哀者不戴仰人。等如虚空,无能察顶,无二功德报应之相,清净蠲除迷惑之心而自庄严其身、口、意。诸天、释、梵普来劝助,敷演道教而转法轮,弃去无智、不达神识,化诸众生建立佛慧,吾悉劝助使至于佛无上大道。

「其有去、来、今现在佛临灭度时,善权方便、威神建立,流布舍利令人供养。摄取一切众生志性,从始至终乃能至于正法灭尽,我皆劝助所可劝助,志于佛慧无上大道。

「去、来、现在诸佛、世尊现于灭度,合会声闻,过诸罣碍,导御笃信解法界味,导御法念度于八邪,所谓八等。住于无为种性之地,其种性众而反其流至须陀洹;二反周旋为斯陀含;没此生彼,不复回还为阿那含;无为、无起、无所复进为阿罗汉;分别晓了深妙缘起十二之因为辟支佛;目悉通见、慧靡不达者为诸菩萨。

「初发意者心等如地,普入众行。所行真谛,穷尽生死诸法之原,具足佛法为不退转,于一切生而无所生,乃能逮入一生补处。讲说宣畅无所有慧而奋大光,诸所德本悉无根本、亦无所住,吾悉劝助如是像法。

「志于佛慧无上大道,其有去、来及今现在三世之中,众生之类净诸佛眼。所可布施不计吾我,无所贪爱;所作功德禁戒无尽,不可限量。所修道义其行无行,所有功德悉以劝助诸佛之慧,无上大道而不差别,等无所损,清净离秽,犹如虚空。入于殊妙智慧众圣,则为最上导御众义,精进行法自然如空、真实无比,亦如无为便无有侣,以是劝助。

「取要言之:如去、来、今诸佛、世尊,本为菩萨行求道时,所行无量、智度无极、善权方便、无所罣碍,真实之行善修清净,行清净已证取佛慧,所可劝助众德之本方当劝助。

「吾当学此所尊修法而效劝助,志于佛慧无上大道,使诸众生——如十方界满中诸尘——身所行事,一切见佛悉令发心不可计会,解于大道,自在所行。吾悉劝助斯众德本。了此德本不可捉持,一切诸法犹如虚空。若能劝助此德本已,则无有本;已离诸本不可护持,无所志念寂然无生;达无生已便入诸法;已入诸法便劝德本,如为己身所可劝助,亦复劝助一切菩萨,开化众生俱复如是,等无差特。是,族姓子!菩萨大士劝助佛慧,顺而无失乃至大道。

「复次,族姓子!菩萨大士所住如此深妙大义,然复口宣斯之言教。

「其有十方不可称计诸佛、世尊,在其世界逮得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晓了经典,过于四魔,逮成无获澹泊之法,皆离文字、应圣二事。如所逮法而复观察,善权方便示现受法,开化所应可度众生,不失大哀。稽首请问,乐于静寂,观彼佛树,为诸天、龙、神、揵沓惒所见谘嗟,解了音响、言语、文辞,为一切说。若立此行则能降伏魔及官属,化诸怨敌令无刺棘——所曰刺棘,三毒之谓——具足所愿,辄如所念灭除曚冥,则成世间无极弘曜。

「圣慧之明入于无量,分别聪达,道靡不通,其智慧轮莫能遏毁,行权方便畅识一切众生根本,为说经法莫能抑制,而皆断绝一切处所闭结之行,照见群黎所欲咨受。

「五体投地稽首诸佛,尊敬归命,为胜、为殊、为最第一、为无等伦、无有过上、不有譬喻、无可为侣,佛之智慧如是难及、观无二际。我如此礼乃为礼佛,无所从生、亦无所至。为忍辱礼首悔殃衅,以稽首佛悔过自归,殃罪消索,云除日出。

「假使无量十方一切所有世界满中众尘如此之数众生之类,口所宣说、发心之顷,思念诸想不可计会,劝助诸佛令转法轮。

「此诸世尊转无上轮、至无二轮、无有形相无成就轮、不可得轮、裂坏一切魔罗网轮、久远已来觉无从生逮致大道而?起轮、开化众生严净十方诸佛土轮、于一切智多所摧伏力无能胜入此道轮、晓了于空无相愿轮、无所行轮、亦无所生无有起轮、悉无所有如真谛轮、所可成就无所成轮、有可降伏无所度轮、深奥微妙解于十二缘起之轮、破坏众魔却外敌轮,消除迷惑危害怨贼、挝不可逮无极法鼓,亦复吹于无言法䗍,则亦竪立法慧之幢。

「而智圣慧解脱大明,而炳然炽无极锭燎,寻则雨于无量甘露,法渧之水可悦众生及贤圣智,无上大道以正七觉而饱满之,灭尽一切众生之类生、老、病、死、愁忧、啼哭、恼不可意、结网之碍、窈冥晻蔽树之根栽,故曰然于智慧之明无极大灯,则随众生本所为业、罪福果报各为现说。

「是诸世尊在于无数不可计会十方世界而作佛事,善示法律,不断言教,谛分别慧。亦复授于诸菩萨莂,坚住圣众,开化众生,求于玄妙寂然无为,启受经典而无厌足。

「诸佛大圣欲灭度者,我悉劝助令不灭度,专志一心,所行安隐,顺住法界而常永存。无央数姟不可称计阿僧祇劫教化众生,住六波罗蜜所度无余,一人不度终不舍去,普令入于诸总持门,皆见一切诸佛三昧因行之始。

「若种正义立于大定、劝志大乘,遣至一切诸佛世界,而为显示诸佛、世尊从无所生辄逮成道,现有所生实无所生;其无所灭亦复如是乃有所灭,自然寂静悉无所着。是为,族姓子!菩萨大士劝助佛慧而无罪衅。」

文殊师利言:「已能如是悔所犯过,当发无上正真道意,常以慈心向于众生,不怀怨结。已无怨望请召三界,劝助一切众德之本。稽首诸佛归命悔过,劝助转法轮,示现无量所建立德,则当兴发萨芸若智、诸通敏慧。

「十方世界无所系属琦珍异宝、花鬘、杂香、擣香、泽香、灯火、衣服、幢盖、缯彩、伎乐不鼓自鸣、宫殿、浴池、河、海、泉原、日、月光明——无君主者、亦无敢名——吾目自见而心取此,持以贡上诸世光耀佛天中天,以此众养奇宝异珍奉事诸佛。三界所有天上世间七宝树木、自然瑰琦、华香、天乐、床卧,复上诸佛。

「供养已讫,晓了诸佛解一同等,诸佛无二,无有形容,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现相好,善权方便示无量色。有所演说,音声远闻;化无数身,不可计像。于诸世界而无所处,不住法界以怀诚信,因缘解脱所可供养,奉侍之德以贡诸佛。

「是诸世尊于诸法界而不动摇、不得诸度无极处所,入无罣碍,所至无际。察于众生五阴之体犹如旷野,而无有主、悉无所有。不晓了此,唐为忧患。化众生类,志萨芸若、诸通之慧,普入众行取如来身,所入行者悉舍有、无。显现众生人之境界,使无憍慢。转佛法轮无有放逸,皆弃调戏,抑制众魔。人民志性不可限量,断除诸根为现无量;一切众生处诸罗网,而以道力广示其义。平等之事无阴盖本亦不动摇,悉皆兴发宣示普门,具足逮成萨芸若慧,净修诸佛功勋之德庄严其身。

「供养舍利,以此灯香、众华、杂馨、诸所供具众养之德,以贡诸佛世之光曜:『如诸菩萨过去佛时若干供养,心无所着以贡诸佛;吾亦如之建立劝助,唯诸大圣垂以大慈,见愍纳受。』」

文殊师利曰:「复次,族姓子!菩萨大士所住若兹,当说此言:『吾所悔过则虚不实,所可劝助亦无所生,所可请问亦无所有,计此所悔虚无实也。设我所劝无所生者、所可请问、无所有已,道亦如是,虚无所有。』

「其无所生、无所有者,等定亦如则无所生。无有度者,无着、无念,已无所着则能信脱。无着劝助,所首悔过功德之品计于道心,一切众生于无罪福而得自在。本所劝助,皆以德本供养一切诸如来众,稽首归命,贡上灯香、花盖、璎珞、若干种物。所供养者,取此功德皆为一味清净之行——所清净者,本性清净,鲜洁显曜。等一切智以为大施无极之业,仁和无秽等行于道,所愿合集当令归趣如来之道,则用劝助无上正真为最正觉。

「一切诸法无所劝助:假使以眼不劝助色,了色自然不以眼着,因缘报应计如其识,所从起者不出于眼、亦无有色,适起坏灭,消散尽索亦无住处;耳声、鼻香、舌味、身更心法所劝亦然,意无有法。

「诸所功德亦复如是:劝助于道,道无德本,有从德本而兴因缘,因其所行而起心矣,所发道心亦无所住,适起寻坏,消散灭尽。

「彼以其心而造德本,所可用心劝助行者,发心展转而不相见。犹如灯火、若昼日光,无所从来、无所从去,适起生焰,因缘合成忽不知处;菩萨道心亦复如是,智慧之明兴显德本,亦无所住。其如是像以法生者,是为名曰菩萨劝助入于寂然,受决得忍,逮致圣光智慧之曜。

「假使菩萨游于是法,心不乐行众秽之元,诸佛、世尊以为证明,乃当劝助志于德本。犹如诸佛智度无极,善权方便,所因圣慧令众菩萨行于正德,所说劝助吾亦如之而不动摇。精进若此,其道普至,靡所不周。

「承志性力所入无量,亦皆弃除所应、不应众想之念。设已得入众性行者,思念一切如来、至真悉在目前;思惟虚空,一切所有等如虚无。已能可意,入于无量,思法界行一切具足。神通之慧升自在堂,乃得申叙而显其心,普悉弃捐世之垢秽、裂坏罗网,入于自诫。皆见十方佛、天中天、诸菩萨众,无有遗脱而不覩者。念于去、来、现在诸佛悉为一等,则以德本劝助圣慧。

「吾今劝助,如无二界一切普至;今此德本亦复如是,悉令周遍。于诸群生而得申叙,皆使得入一切诸乘、诸菩萨门所生之地,悉逮具足,靡不覩念。令其眼根皆见众生,究竟备悉无量佛事。尽入耳根所可听闻,一切天、人、蜎飞、蠕动音响、言声、分别文字,所畅决慧处处别异,教诲具足。

「众生所作诸业、罪福所归,从其所行而见果实,观察三世去、来、今事,晓了众生善分别行,解知所言,而皆识练一切德本无本、无住、亦无所行,乃为具足诸度无极。普见众生而等导御,常以依倚无我本际,一切世人悉欲乐往与共相见。在于世间无所罣碍、亦无坑堑,得第一度,思惟逮入,断一切法皆得通入。于诸法界亦无所坏,其所游居微妙真际。其有众生在诸苦恼,令入佛土观诸剎土悉是人界,逮得明眼普见十方,悉承一切诸佛圣德。

「索察群黎心性所趣,开导制御罪盖所为,如所教持,悉为示现成就自在。所奉道业顺无从生,不乏四等、四恩、六度以济穷厄,令至弘广殊特之慧。众生志性各异不同,而使具足所欲志愿,令无颠倒,得可其心使怀悦豫,势力奇特而无有侣,心已得闲逮成正觉。

「目见众生性行所趣各教化之,示现究竟,使菩萨行永存不断。令诸众生一切备悉六度无极,住于正道使无有余。过去、当来、今现在诸佛、世尊,皆诲众生、与得是处。

「无上大道供养奉事,志性和雅,具足往诣,使得通入无所行法、经道之轮、一切剎土、众生径路。有身形者皆开化之,清彻悦豫令不堕落。目见诸佛奉养归命,以是德本覩一切色如见佛形,而皆等观十方剎土,则能严净诸佛国土。等察一切诸天、人民、蚑行、喘息,人物之类,谀谄虚伪犹如幻化,普悉了斯,解无所有。等视三世,一发心顷靡所不入。

「一切诸法虽各别异,等无若干入于道力,令一切法至一平等,治无相好,等解善权。察众生心,从其志性委靡而随,应病与药,等授无上正真道慧。超度世俗诸所为作,清净鲜洁归于平等,洗除众生尘劳、结恨、秽浊志操,使彻清明。归此平等,便得归于一切诸佛悉一法身,逮成庄严,志习于此柔顺之法,遵修其行,精进势力慇懃不懈。

「欲有所度,以此德本,使十方人一发意顷普达众生,解告人民诸菩萨行,皆令合集言语辞意。以一发言出无数教,示现众生善权方便;一心念顷各令见闻平等道门,变化感动靡不蒙济。转于法轮,舌能覆面上至梵天,音闻遐方。

「如来身者,显现道门欢悦众生,以一普安演于无量若干光明。佛道巍巍无有断绝,一时显扬,口宣十方五趣之处。示佛变化悉令游居,具足德行,为诸众生而训诲。现于斯德本,修于无量总持之门,入于光明巍巍之慧,令一切具靡不成就。

「人民所行众德本者志性各异,使入总持光明之慧。其有诸天、一切人民愁忧苦恼,为除众患,悉入总持光明之曜;一切诸论、文字本际,入于总持光明之曜;一切诸行、诸想所应,悉入总持光明之曜,使致普门;诸根转轮使入总持光明之门;一切庄严清净众饰,使入总持光明之门;一切径路众好威神以悦众人,悉入总持光明之门;无所罣碍,总持诸法,归趣若干无数威曜悉使具足,皆令一切诸佛之法悉逮得入总持光明。以是德本、由此因缘,悉为诸佛所见摄护。

「视于诸佛如见父母,则以摄取佛之国土,修治严净。为诸善友所见摄取,恭敬奉事诸佛、世尊,以若干种爱乐欣悦,心无变异而不可动。摄取众生,成就教诲,爱护一切诸恶趣,则以圣威断恼根。摄取诸世,显发行执,怀善教一切典。所开化者,无导御摄取诸法,欲以执持、讽诵之故。

「用斯德本、因此缘报,住于一事普见众事、住于众事悉见一事,则以一事入一切事、以一切事入于一事,则以一义告诲开化一切诸义、以一切义兴发一义,以无因缘入于诸缘、化于诸缘令入无缘。以无事法入于众生性行各异,从其相行而教诲之——以无有想入于诸想、诸未进者悉令入道、入诸有想而诱进之使入无想。

「以是德本、因此事故、由斯瑞应,住于一人含气之类心性之行,普见一切众生意归;住于一切众生志性,则覩一人心意所趣。究竟具足,广大其意,所诲无限,以一人心劝化宣示一切众生意志所念、以一切心兴发一心。则以诸佛威神感动教化如应,开解一切众生之行,诱一人心劝入一切众生意行、以一切心劝入一心。化众生界,劝进畅示佛身光明,心存住于无人之际,于无人际则不动摇,所建立处不舍众生,逮度无极而不懈惓。

「以是德本、修此事故,住一佛土普见一切诸佛国界、住一切土覩于一土,于一切土入无尽土、于无量土入于一土。无尽本际庄严校饰还净国土,训诲所入,断婬、怒、痴,靡所不散,住于一土教化诸土、在于诸土诱进一土。一切众生所念思想,劝至方面发起人民,令一剎土入一切土、以一国土入于一切,无量佛土等见三界。众生所兴不可动故,以无极哀开化人民,而无处所、亦无所住。若怀狐疑,悉济犹豫,度众生类。

「以是德本,以过去事入于过去、又以过去入于当来、又以过去入于现在,其当来事入于当来、又当来事入于过去、当来事者入于现在,又现在事入于现在、又现在事入于过去。一切过去、当来、现在入平等相,令其现在入于现在;其现在者入于过去,其去、来、今普入平等。

「以是德本、因缘之报,逮得诸佛现在目前三昧要慧、致成佛德圣众如来三昧正定、逮致光明华如来所化庄严三昧、皆庄严净所现三昧、示一切色所现身三昧、皆入诸音言辞三昧。又,首楞严现若干种般泥洹事,获致不断佛教三昧、而当成就专一严净三昧、究竟善住三昧、定意金刚道场三昧、如金刚三昧、慧眼三昧。以是之比,见于一切众生之心,所行若干志操不同,过去、当来、今现在事无所不达,乃为如来三昧道场。各各别异,令致于彼神通之慧,所愿具足。

「以是德本,吾及众生悉使成就进退自由,究竟清净,被蒙开化。以是德本,一切众生目之根原使如佛眼;一切世间众生所在诸可闻者逮兴佛耳,其听无极;使众生鼻得如佛鼻,通彻无际,悉无所着;令诸众生舌根德殊,逮得世尊广长之舌,其所教诲如佛之言;处在一切世间之法,所作身事、所可兴发皆成佛身;处在一切法界之中,亦无所处化于众生。一切所行作佛慧业,从其人民志性所愿,应病与药而开化之。一切诸香则能变为佛之德馨,熏为道事:一切诸味则能化成成习义味,一切细滑柔和,内性入人义业;一切诸法皆以训导,使成导法开化众生。是为一切诸所入者,吾当令成诸佛所入通达大慧;人民阴盖、诸所情衰,吾当兴法消化诸衰为作佛事,当使诸界悉为佛界、所有诸根令无有根、使乏根者为立道根。

「以是德本、因此缘故,得至建立无所住慧,圣道所处、所可建立,普令人民皆悉晓之,化一切色悉成佛形。由是之故,各各使人晓了其慧,变诸音响悉成佛声,皆为人民宣布道教。

「如是之比,使诸众生消除尽索尘劳欲门,乃为菩萨入诸菩萨疗治其行道法之门,是为清净一切人民志性事矣。

「可悦众生智慧之宅,入无胜地势力之土,菩萨道行下于应时而不违失,身行、口言、意所修业无所罣碍、不有危害、无所藏匿,颁宣诸佛之言教也。行不虚妄,逮得神通,所知具足。以是德本,当令我身及诸众生悉得成就至于清净,为人讲说,是为菩萨大士所行劝助佛慧真谛无失。」

文殊师利说是五体悔过品时,五百菩萨皆悉逮得无所从生法忍,皆以除弃狐疑、犹豫、虚伪、闭结、倒见之惑。如来齐光照曜菩萨,逮得一切诸佛无所破坏三昧之定。

于是,世尊则以道耳遥闻文殊师利之所讲说,寻以赞曰:「善哉,善哉!仁快说此除诸菩萨罣碍罪盖劝助入道。若有菩萨,傥闻说此劝助教者,即能奉持、讽诵、讲说,如是不久皆当灭尽一切罪盖,令无罣碍。如灯及烛入于冥室众闇消索、犹如日出照于天下靡不蒙明、如盲得目、聋者得听、痖者能言、跛者能行、塞者得通。五阴自消、六衰则灭,升于法堂、入于道室,超慧台阁、处大圣殿。」

「何谓法堂?」

佛言:「神通已畅,无所罣碍,逮三达智。」

「何谓道室?」

佛言:「得三昧定,见十方佛如人照镜,无有远近,周遍悉见。」

「何谓慧台?」

佛言:「智度无极,解一切空,心无所着,大慈大哀。」

「何谓大殿?」

佛言:「善权方便,进退知时,不在有为、不处无为,与法身合,无合、无散。现形三界化为佛身,相好威容颁宣道教,或为菩萨、声闻、缘觉、高士、大圣、凡夫愚行,因时开化,度脱十方,莫不得济至于大道。」

佛说如是,如来齐光照曜菩萨、贤者阿难,诸天、龙、神、阿须伦、世间人民,莫不欢喜,作礼而退。

佛说文殊悔过经

[/toggle]

 

佛說文殊悔過經

西晉月支國三藏竺法護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俱,比丘千二百五十,菩薩無央數——一切大聖神通已達,逮得總持,攬十方慧,立三脫門,曉了三世,無所罣礙頒宣三寶救濟三界,開演三乘使曉本無無上正真。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遊羅閱祇耆闍崛山,與諸菩薩、不可稱計諸大弟子,天、龍、鬼神、乾沓惒、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等眷屬圍遶,而為眾生廣說經法,開演分別志三乘學。其來聽者本學聲聞,尋問文殊四聖諦事;學緣覺者則已自問十二緣起深奧之事;學大乘者則從已行諮問,咸受六度無極、四等四恩,善權方便無極大道;或問神通、四無放逸、四等心行諸分別辯菩薩之道,三十七品不退轉地超入寂滅;或問土界悔過之處、十地、十忍、十分別事、十瑞、十持、十印、十三昧定;或有問於不壞諸法,入于一義無從生忍。文殊師利各隨所問而發遣之,可悅其心令無餘疑。

素食学校

爾時,會中有諸新學發意菩薩而來聽受——不能將護罪福之緣,陰蓋所覆而為虛妄、狐疑所蔽,習在顛倒、無勇猛志、依倚形色、垉怯弱心,不能諮啟文殊師利,淨除因緣一切罪苦、修學大乘至無上道。

時彼會中有一菩薩,名曰如來齊光照燿,見諸新學菩薩心念志懷猶豫、不能自決,則前白問文殊師利無罪之事、悔過之義、無失勸助、諮請無過、不違誘進。

文殊師利即答如來齊光照燿菩薩:「是,族姓子!菩薩大士欲除罪業、奉行平等、入於過去當來現在佛法,五體投地尋復起立,右膝著地,口自說言:『一切眾生從於左路、著於左道,其在邪見,悉當立之於賢聖法。』

「欲化一切眾生之類皆至無上正真平等之道,以是之故,右膝著地當宣此言:『猶若如來、至真、等正覺詣於道場坐尊樹時,蠲除一切眾惡之法、諸善普備,吾亦如之。』

「觀首遍體以手摩之,重以右手而指于地:『吾當降魔并及官屬。若得佛道,令一切人、眾生之類,消伏魔事及外怨敵。』坐佛樹下指地要誓成佛聖慧,如本世尊右手指地降十八億諸魔官屬。以是之故,所以右掌而案著地,以當左手案著於地。

「又跪左膝口說此言:『假使有人住愚癡法,所受顛倒而不順義、?悷難化、不成好器、慳貪垢穢而處危害、訾毀同學,今者識道,改往修來,而皆諦受於四恩行。』是以左手及與左膝著於地矣。

「假使頭腦著於地時,口演此言:『使一切人棄除貢高、自大之心,孝順父母、奉敬尊長——若干種養——當以逮得無能見頂佛之髻相,越度一切世間諸法,身過三界,慧踰虛空。今吾自歸,以是五體投地禮德使諸眾生至成大道。』

「世俗之人生長五蓋,以此功德自然棄除五蓋之蔽、具足五根、究竟五力、絕滅五欲、逮得五通、遠離五陰、成就五眼。其在五趣眾生之類,獲致殊特五法之行、禁戒差特,三昧智慧修於解脫、度知見事。以是五體投地之德,陰蓋以消,住根、力者常念如來,未曾捨懷。

「復說此言:『諸佛、世尊唯垂恩慈而見愍念,於是一切十方世界所有菩薩上至諸佛,慧無罣礙,其行不二,於是平等將護法相,以法身體清淨之言,無有解說、鮮潔之心而無有心。一切諸法慧無陰蔽,無來、無去,於一切智悉愍普見,等入如來證明要義,過去、當來、今現在法。識知罪福因緣之報,諸佛、世尊乃為聖眼,其慧成就悉能證明,為人重任備精進已。吾從本際至於生死,於真諦際而自迷惑,不能敏達無所識知,處在非法興於法想、違犯政律以為律想、非是眾祐為眾祐想、興發不善以為善想。心隨顛倒,不了無常、苦、空非身,自貪見身諸惡罪業,所為非法,不順典約佛所禁限。

「『自犯此罪、若教他人,方當所作罪蓋塵勞——不聽聞法、憎惡菩薩聖眾之業、不奉道教、見諸魔事、遠波羅蜜諸度無極、若人布施抑令不為、壞人德本使不成就——吾今皆從十方諸佛、世尊光燿,悔過自首,不敢覆蔽,令除其殃,改往修來。

「『從今已後不敢復犯,勿復令我有眾罪蓋,墮於地獄、餓鬼、畜生、鬼神、貧窮,若在人中莫令乏匱、設在天上勿為貧天,博達眾經莫貧於道、財業豐饒莫使厄匱,用七法財以給少智。眼、耳、鼻、口、身、意陰蓋,斯侵親屬、心壞因緣。若生邊地,家室鬪諍而相別離、臭惡瑕穢而不可忍。莫與如此眷屬共會,常使應行正士俱會而與相見。今從十方諸佛悔過,改往修來,不敢藏匿。』」

文殊師利言:「當復自責:『我前世時行不清淨,毀身、口、意,婬、怒、愚癡興心為害,放訑諛諂、多求無厭、積累惡業、誹謗輕調、毀佛法眾、不孝父母、蔑於尊長。眾祐凡人曀其功勳,不能自覺輕智慢聖,自歎其身,求他長短,既身自犯,又勸他人其順行者教令越法。不知佛時、不知法時、不知僧時、不知善惡時,深沒貪、婬、瞋恚所沮,愚癡所蔽不能精進,嫉妬不實,兇暴難化。多所志慕,計任吾我,處人壽命興五趣念,乞求合集懷諛諂想,積累無限非法之行。自計有身,念是我所,無常為常想、苦為樂想、無身為身想、不淨為淨想。墮四顛倒,種於惡業、醉於形色、迷於財業、惑於傲貴、荒於國位、亂於眷屬。所作過罪——見覩諸佛、聞所說法不肯諮受,不供聖眾,離於德本,捨度無極而忘道心、違失三寶,若復棄捐無盡正業無量功德及不可盡聖慧辯才,所欲自恣,從惡知識、遠於善友——從十方佛自首悔過,改往修來,不敢藏匿。』」

文殊師利復曰:「當自悔言:『我前世時志於下劣,所遊土地而興誓願,毀訾大乘、遏斷正教、勸從邪徑、誹謗正法佛所頒宣深妙之典,若干種教抑制法輪使不通流。若身自犯、設教他人,勸助非法、破壞塔寺、敗亂聖眾、散縣聚落、毀大國土;若危城邑,謀圖帝主,害於種姓內外親屬;若復傷殘他人身體,令生瘡瘢,危其命根;閉於牢獄,若教人殺;其心迷荒,常懷狐疑,教人猶豫、說他罪殃,使不順戒、處於邪見,從異道教、反其正行;自懷怨心,亂他人意,令必瞋恚。所作過罪——若身自犯及教他人——皆從十方自首悔過,佛世光明唯蒙見濟,改往修來,不敢藏匿。』」

文殊師利曰:「當復悔過言:『我身前計有吾我、言是我所,所見顛倒,住於貪婬。心者無本而想有心,不能明了心如幻化也其本自然。不能分別諸佛之法、發於無上正真道意,而欲覩見道之處所。一切諸法悉無所有而反言有。其身、口、心所作善惡,皆從十方諸世光曜自首悔過,改往修來,不敢藏匿。

「『吾往本時所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不解三昧,住顛倒見。若布施者妄想求報、心念所取護於禁戒、想我他人修於忍辱、心倚著身奉持精進、住于眾想興發禪定、念應不應而想有人、樂于放逸貪求智慧、志慕歸道謂有處所,皆從十方世光悔過,改往修來,不敢藏匿。

「『吾往古時不能曉了正真之義、供養於佛,而反倚求色相莊嚴、八十種好。雖奉事佛,不能入於法界無所壞法、亦不曉了無所住法,而住諸法想法若干。設聞經法,若講說者思惟所趣,而不分別無為之法,計於聖眾而有數想、供養眾聖亦起悕望,皆從十方世光悔過,改往修來,不敢隱匿。

「『吾往古時希望諸法,求空處所,遊於閑居,限節知足,少欲為德,不能識知一切法空、心無所著,爾乃可謂靜處燕坐住於法界。不能解達法界無受、及眾生界亦無所受,及依吾我立僻沈沒,不能行道。而計有人不修四恩,當救眾生亦不能濟,亦不曉了佛道自然相,亦自然於三十七道品之法見有吾起而倚求望,不知寂然沙門之義。出家所修奉受具戒,依比丘行,如是及餘所造德本,因其德本獲致安隱。有為之福與無為安,超絕逈遠,不與道合,皆從十方世光悔過,改往修來,不敢藏匿。

「『如過去佛,諸天中天,本為菩薩奉行道時,皆悔諸罪、罣礙、陰蓋,吾亦若茲;當來、現在諸佛、世尊本所修改,我今悔過亦當如是。向尊自首歸命於佛——為上、為長、最勝殊特無上之德、為無等倫——諸佛聖慧巍巍無量,悉知一切世界所有眾塵諸數而得自在,普能曉了眾生心念。吾等之身從無央數阿僧祇劫,所行迷惑而自放逸,悔一切罪、陰蓋之患。如為己身所悔殃釁,及為地獄、餓鬼、畜生、在於五趣一切眾生罪所蔽者,今吾皆以五體代受而為悔過。』曉了微妙、除諸限礙,已能遊入觀一切法。譬如虛空,所可悔者無罪、無報、亦無塵染。已入諸法、無罪蓋者乃為名曰悔一切過。

「是,族姓子!菩薩大士往古結縛、一切所行眾念妄想、財業因緣、所受依倚而住處所,皆當悔過。若使於中如此色像所受思想行不平等,當令明了一切無本。假使一切無所行者,乃能得入於斯本際、無想之際、無形想際、無有二際、無陰蓋際、無所得際、無身之際、離欲之際、無所習際、無所行際、無罣礙際、無所歸際、無所由際,是則名曰菩薩大士自首悔過——無有罪害,得至佛慧,滅除一切休息、殃釁、罣礙之蓋。」

文殊師利曰:「悔此一切眾罪過已,尋發無上正真道意,請為一切眾生之類除諸殃釁、使無罪蓋、令在世間成佛、正真,莫為聲聞、緣覺之乘。開化眾生,諸求度者吾當度之、諸未脫者吾當脫之、諸求滅度者當滅度之,為一切人救濟之宅。擁護自歸,導示道徑,將順燈明,光明之曜為眾將師、賈人、大導。以是如來十種之力,尋發意頃,令得莊嚴四無所畏、三十有二大人之相、八十種好、如來音響八部之聲,明識如來善權方便,入眾生心。

「佛之弘廣無上大慧在於法界,禁戒清淨無有缺漏,而雨諸法金剛章句。不捨一切群生之類,則不退轉,究竟得至於一切智、諸通之慧,興正真心。於諸佛法而無所著,以諸德本勸助諸佛——過去、當來、今現在佛——本行學道。從初發意至於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於此中間所顯德本如佛所教,一切諸法則無根原、亦無所住。

「所施捨者而無所施;本性清淨,禁戒鮮潔乃無所犯;眾生盡索而無所起,乃曰為忍;靜默無作乃為精進;其心自然而無所生,乃為一心;度無所度,不越駛水,棄諸邪見,乃為智慧。

「入於深遠十二緣起而無所入,乃可堪任名為玄妙;明達行空乃為慈心;作無所作乃曰為哀;不行諸法乃曰為喜;若越四瀆而無有二乃曰為護;無受、不受,亦無所攝,乃為四恩;無有根本、亦無所住,乃為德本,名曰五根;意無所念亦無所遊,乃為五力;覺了真諦一切本末為七覺意;不合於二,無合、無散,乃曰道矣;獲致之然澹泊之行乃曰為寂;以慧解度,不違柔順,乃曰為觀;以慧為黨乃曰神通。吾皆以此勸助歸趣不退轉輪,等御至佛。

「所以如來具足莊嚴成就其身,則以此義演文字說,隨諸眾生言語、音響為分別解,所可頒宣靡不周遍、無能抑制。所以如來於十種力常得自在,以慧莊嚴而得成就,示現一切諸佛變化,無上無極、最尊無比、為無等倫。我皆勸助如是法行。

「其有過去、當來、現在諸佛、世尊本清淨身,而解自然悉不可得。所言清淨,其心清淨亦不可得,無所發遣。供養諸佛,於一切法無所將護乃為護法,無德、無眾。為供養僧,皆已備悉威儀、禮節,亦以成就一切諸行。其行如是,并及餘事,而曉去、來、現在諸佛道慧平等。

「等行佛法,不誤墮於一切眾魔、不與諸法而俱同塵,不著聲聞、辟支佛地,斷絕諸非,奉度無極,逮得總持。修菩薩行,速近於道,悉能報答眾生所言,恣隨眾人之所欲啟各令得所。常住平等,所行由己,莊嚴一切諸佛國土,辯才光曜歸于清淨,斷諸惡趣,三昧自在,恣隨一切眾生所為,得諸總持靡不照明,辯才聖達皆當從己。則以所發一切智心,悉用勸助諸佛道慧。

「其諸過去、當來、現在逮得佛道,無有眾漏,戒、定、慧、解、度知見事,周遊諸力無能退轉,緣無所畏。諸佛之法無所罣礙,其無極慈行無等倫,其大哀者不戴仰人。等如虛空,無能察頂,無二功德報應之相,清淨蠲除迷惑之心而自莊嚴其身、口、意。諸天、釋、梵普來勸助,敷演道教而轉法輪,棄去無智、不達神識,化諸眾生建立佛慧,吾悉勸助使至於佛無上大道。

「其有去、來、今現在佛臨滅度時,善權方便、威神建立,流布舍利令人供養。攝取一切眾生志性,從始至終乃能至于正法滅盡,我皆勸助所可勸助,志於佛慧無上大道。

「去、來、現在諸佛、世尊現於滅度,合會聲聞,過諸罣礙,導御篤信解法界味,導御法念度於八邪,所謂八等。住於無為種性之地,其種性眾而反其流至須陀洹;二反周旋為斯陀含;沒此生彼,不復迴還為阿那含;無為、無起、無所復進為阿羅漢;分別曉了深妙緣起十二之因為辟支佛;目悉通見、慧靡不達者為諸菩薩。

「初發意者心等如地,普入眾行。所行真諦,窮盡生死諸法之原,具足佛法為不退轉,於一切生而無所生,乃能逮入一生補處。講說宣暢無所有慧而奮大光,諸所德本悉無根本、亦無所住,吾悉勸助如是像法。

「志於佛慧無上大道,其有去、來及今現在三世之中,眾生之類淨諸佛眼。所可布施不計吾我,無所貪愛;所作功德禁戒無盡,不可限量。所修道義其行無行,所有功德悉以勸助諸佛之慧,無上大道而不差別,等無所損,清淨離穢,猶如虛空。入於殊妙智慧眾聖,則為最上導御眾義,精進行法自然如空、真實無比,亦如無為便無有侶,以是勸助。

「取要言之:如去、來、今諸佛、世尊,本為菩薩行求道時,所行無量、智度無極、善權方便、無所罣礙,真實之行善修清淨,行清淨已證取佛慧,所可勸助眾德之本方當勸助。

「吾當學此所尊修法而效勸助,志於佛慧無上大道,使諸眾生——如十方界滿中諸塵——身所行事,一切見佛悉令發心不可計會,解於大道,自在所行。吾悉勸助斯眾德本。了此德本不可捉持,一切諸法猶如虛空。若能勸助此德本已,則無有本;已離諸本不可護持,無所志念寂然無生;達無生已便入諸法;已入諸法便勸德本,如為己身所可勸助,亦復勸助一切菩薩,開化眾生俱復如是,等無差特。是,族姓子!菩薩大士勸助佛慧,順而無失乃至大道。

「復次,族姓子!菩薩大士所住如此深妙大義,然復口宣斯之言教。

「其有十方不可稱計諸佛、世尊,在其世界逮得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曉了經典,過於四魔,逮成無獲澹泊之法,皆離文字、應聖二事。如所逮法而復觀察,善權方便示現受法,開化所應可度眾生,不失大哀。稽首請問,樂於靜寂,觀彼佛樹,為諸天、龍、神、揵沓惒所見諮嗟,解了音響、言語、文辭,為一切說。若立此行則能降伏魔及官屬,化諸怨敵令無刺棘——所曰刺棘,三毒之謂——具足所願,輒如所念滅除曚冥,則成世間無極弘曜。

「聖慧之明入於無量,分別聰達,道靡不通,其智慧輪莫能遏毀,行權方便暢識一切眾生根本,為說經法莫能抑制,而皆斷絕一切處所閉結之行,照見群黎所欲咨受。

「五體投地稽首諸佛,尊敬歸命,為勝、為殊、為最第一、為無等倫、無有過上、不有譬喻、無可為侶,佛之智慧如是難及、觀無二際。我如此禮乃為禮佛,無所從生、亦無所至。為忍辱禮首悔殃釁,以稽首佛悔過自歸,殃罪消索,雲除日出。

「假使無量十方一切所有世界滿中眾塵如此之數眾生之類,口所宣說、發心之頃,思念諸想不可計會,勸助諸佛令轉法輪。

「此諸世尊轉無上輪、至無二輪、無有形相無成就輪、不可得輪、裂壞一切魔羅網輪、久遠已來覺無從生逮致大道而?起輪、開化眾生嚴淨十方諸佛土輪、於一切智多所摧伏力無能勝入此道輪、曉了於空無相願輪、無所行輪、亦無所生無有起輪、悉無所有如真諦輪、所可成就無所成輪、有可降伏無所度輪、深奧微妙解於十二緣起之輪、破壞眾魔却外敵輪,消除迷惑危害怨賊、撾不可逮無極法鼓,亦復吹於無言法䗍,則亦竪立法慧之幢。

「而智聖慧解脫大明,而炳然熾無極錠燎,尋則雨於無量甘露,法渧之水可悅眾生及賢聖智,無上大道以正七覺而飽滿之,滅盡一切眾生之類生、老、病、死、愁憂、啼哭、惱不可意、結網之礙、窈冥晻蔽樹之根栽,故曰然於智慧之明無極大燈,則隨眾生本所為業、罪福果報各為現說。

「是諸世尊在於無數不可計會十方世界而作佛事,善示法律,不斷言教,諦分別慧。亦復授於諸菩薩莂,堅住聖眾,開化眾生,求於玄妙寂然無為,啟受經典而無厭足。

「諸佛大聖欲滅度者,我悉勸助令不滅度,專志一心,所行安隱,順住法界而常永存。無央數姟不可稱計阿僧祇劫教化眾生,住六波羅蜜所度無餘,一人不度終不捨去,普令入於諸總持門,皆見一切諸佛三昧因行之始。

「若種正義立於大定、勸志大乘,遣至一切諸佛世界,而為顯示諸佛、世尊從無所生輒逮成道,現有所生實無所生;其無所滅亦復如是乃有所滅,自然寂靜悉無所著。是為,族姓子!菩薩大士勸助佛慧而無罪釁。」

文殊師利言:「已能如是悔所犯過,當發無上正真道意,常以慈心向於眾生,不懷怨結。已無怨望請召三界,勸助一切眾德之本。稽首諸佛歸命悔過,勸助轉法輪,示現無量所建立德,則當興發薩芸若智、諸通敏慧。

「十方世界無所係屬琦珍異寶、花鬘、雜香、擣香、澤香、燈火、衣服、幢蓋、繒綵、伎樂不鼓自鳴、宮殿、浴池、河、海、泉原、日、月光明——無君主者、亦無敢名——吾目自見而心取此,持以貢上諸世光耀佛天中天,以此眾養奇寶異珍奉事諸佛。三界所有天上世間七寶樹木、自然瑰琦、華香、天樂、床臥,復上諸佛。

「供養已訖,曉了諸佛解一同等,諸佛無二,無有形容,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而現相好,善權方便示無量色。有所演說,音聲遠聞;化無數身,不可計像。於諸世界而無所處,不住法界以懷誠信,因緣解脫所可供養,奉侍之德以貢諸佛。

「是諸世尊於諸法界而不動搖、不得諸度無極處所,入無罣礙,所至無際。察於眾生五陰之體猶如曠野,而無有主、悉無所有。不曉了此,唐為憂患。化眾生類,志薩芸若、諸通之慧,普入眾行取如來身,所入行者悉捨有、無。顯現眾生人之境界,使無憍慢。轉佛法輪無有放逸,皆棄調戲,抑制眾魔。人民志性不可限量,斷除諸根為現無量;一切眾生處諸羅網,而以道力廣示其義。平等之事無陰蓋本亦不動搖,悉皆興發宣示普門,具足逮成薩芸若慧,淨修諸佛功勳之德莊嚴其身。

「供養舍利,以此燈香、眾華、雜馨、諸所供具眾養之德,以貢諸佛世之光曜:『如諸菩薩過去佛時若干供養,心無所著以貢諸佛;吾亦如之建立勸助,唯諸大聖垂以大慈,見愍納受。』」

文殊師利曰:「復次,族姓子!菩薩大士所住若茲,當說此言:『吾所悔過則虛不實,所可勸助亦無所生,所可請問亦無所有,計此所悔虛無實也。設我所勸無所生者、所可請問、無所有已,道亦如是,虛無所有。』

「其無所生、無所有者,等定亦如則無所生。無有度者,無著、無念,已無所著則能信脫。無著勸助,所首悔過功德之品計於道心,一切眾生於無罪福而得自在。本所勸助,皆以德本供養一切諸如來眾,稽首歸命,貢上燈香、花蓋、瓔珞、若干種物。所供養者,取此功德皆為一味清淨之行——所清淨者,本性清淨,鮮潔顯曜。等一切智以為大施無極之業,仁和無穢等行於道,所願合集當令歸趣如來之道,則用勸助無上正真為最正覺。

「一切諸法無所勸助:假使以眼不勸助色,了色自然不以眼著,因緣報應計如其識,所從起者不出於眼、亦無有色,適起壞滅,消散盡索亦無住處;耳聲、鼻香、舌味、身更心法所勸亦然,意無有法。

「諸所功德亦復如是:勸助於道,道無德本,有從德本而興因緣,因其所行而起心矣,所發道心亦無所住,適起尋壞,消散滅盡。

「彼以其心而造德本,所可用心勸助行者,發心展轉而不相見。猶如燈火、若晝日光,無所從來、無所從去,適起生焰,因緣合成忽不知處;菩薩道心亦復如是,智慧之明興顯德本,亦無所住。其如是像以法生者,是為名曰菩薩勸助入於寂然,受決得忍,逮致聖光智慧之曜。

「假使菩薩遊於是法,心不樂行眾穢之元,諸佛、世尊以為證明,乃當勸助志於德本。猶如諸佛智度無極,善權方便,所因聖慧令眾菩薩行於正德,所說勸助吾亦如之而不動搖。精進若此,其道普至,靡所不周。

「承志性力所入無量,亦皆棄除所應、不應眾想之念。設已得入眾性行者,思念一切如來、至真悉在目前;思惟虛空,一切所有等如虛無。已能可意,入於無量,思法界行一切具足。神通之慧昇自在堂,乃得申敘而顯其心,普悉棄捐世之垢穢、裂壞羅網,入於自誡。皆見十方佛、天中天、諸菩薩眾,無有遺脫而不覩者。念於去、來、現在諸佛悉為一等,則以德本勸助聖慧。

「吾今勸助,如無二界一切普至;今此德本亦復如是,悉令周遍。於諸群生而得申敘,皆使得入一切諸乘、諸菩薩門所生之地,悉逮具足,靡不覩念。令其眼根皆見眾生,究竟備悉無量佛事。盡入耳根所可聽聞,一切天、人、蜎飛、蠕動音響、言聲、分別文字,所暢決慧處處別異,教誨具足。

「眾生所作諸業、罪福所歸,從其所行而見果實,觀察三世去、來、今事,曉了眾生善分別行,解知所言,而皆識練一切德本無本、無住、亦無所行,乃為具足諸度無極。普見眾生而等導御,常以依倚無我本際,一切世人悉欲樂往與共相見。在於世間無所罣礙、亦無坑塹,得第一度,思惟逮入,斷一切法皆得通入。於諸法界亦無所壞,其所遊居微妙真際。其有眾生在諸苦惱,令入佛土觀諸剎土悉是人界,逮得明眼普見十方,悉承一切諸佛聖德。

「索察群黎心性所趣,開導制御罪蓋所為,如所教持,悉為示現成就自在。所奉道業順無從生,不乏四等、四恩、六度以濟窮厄,令至弘廣殊特之慧。眾生志性各異不同,而使具足所欲志願,令無顛倒,得可其心使懷悅豫,勢力奇特而無有侶,心已得閑逮成正覺。

「目見眾生性行所趣各教化之,示現究竟,使菩薩行永存不斷。令諸眾生一切備悉六度無極,住於正道使無有餘。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世尊,皆誨眾生、與得是處。

「無上大道供養奉事,志性和雅,具足往詣,使得通入無所行法、經道之輪、一切剎土、眾生徑路。有身形者皆開化之,清徹悅豫令不墮落。目見諸佛奉養歸命,以是德本覩一切色如見佛形,而皆等觀十方剎土,則能嚴淨諸佛國土。等察一切諸天、人民、蚑行、喘息,人物之類,諛諂虛偽猶如幻化,普悉了斯,解無所有。等視三世,一發心頃靡所不入。

「一切諸法雖各別異,等無若干入於道力,令一切法至一平等,治無相好,等解善權。察眾生心,從其志性委靡而隨,應病與藥,等授無上正真道慧。超度世俗諸所為作,清淨鮮潔歸于平等,洗除眾生塵勞、結恨、穢濁志操,使徹清明。歸此平等,便得歸於一切諸佛悉一法身,逮成莊嚴,志習於此柔順之法,遵修其行,精進勢力慇懃不懈。

「欲有所度,以此德本,使十方人一發意頃普達眾生,解告人民諸菩薩行,皆令合集言語辭意。以一發言出無數教,示現眾生善權方便;一心念頃各令見聞平等道門,變化感動靡不蒙濟。轉於法輪,舌能覆面上至梵天,音聞遐方。

「如來身者,顯現道門歡悅眾生,以一普安演於無量若干光明。佛道巍巍無有斷絕,一時顯揚,口宣十方五趣之處。示佛變化悉令遊居,具足德行,為諸眾生而訓誨。現於斯德本,修於無量總持之門,入於光明巍巍之慧,令一切具靡不成就。

「人民所行眾德本者志性各異,使入總持光明之慧。其有諸天、一切人民愁憂苦惱,為除眾患,悉入總持光明之曜;一切諸論、文字本際,入於總持光明之曜;一切諸行、諸想所應,悉入總持光明之曜,使致普門;諸根轉輪使入總持光明之門;一切莊嚴清淨眾飾,使入總持光明之門;一切徑路眾好威神以悅眾人,悉入總持光明之門;無所罣礙,總持諸法,歸趣若干無數威曜悉使具足,皆令一切諸佛之法悉逮得入總持光明。以是德本、由此因緣,悉為諸佛所見攝護。

「視於諸佛如見父母,則以攝取佛之國土,修治嚴淨。為諸善友所見攝取,恭敬奉事諸佛、世尊,以若干種愛樂欣悅,心無變異而不可動。攝取眾生,成就教誨,愛護一切諸惡趣,則以聖威斷惱根。攝取諸世,顯發行執,懷善教一切典。所開化者,無導御攝取諸法,欲以執持、諷誦之故。

「用斯德本、因此緣報,住於一事普見眾事、住於眾事悉見一事,則以一事入一切事、以一切事入於一事,則以一義告誨開化一切諸義、以一切義興發一義,以無因緣入於諸緣、化于諸緣令入無緣。以無事法入于眾生性行各異,從其相行而教誨之——以無有想入於諸想、諸未進者悉令入道、入諸有想而誘進之使入無想。

「以是德本、因此事故、由斯瑞應,住於一人含氣之類心性之行,普見一切眾生意歸;住於一切眾生志性,則覩一人心意所趣。究竟具足,廣大其意,所誨無限,以一人心勸化宣示一切眾生意志所念、以一切心興發一心。則以諸佛威神感動教化如應,開解一切眾生之行,誘一人心勸入一切眾生意行、以一切心勸入一心。化眾生界,勸進暢示佛身光明,心存住於無人之際,於無人際則不動搖,所建立處不捨眾生,逮度無極而不懈惓。

「以是德本、修此事故,住一佛土普見一切諸佛國界、住一切土覩於一土,於一切土入無盡土、於無量土入於一土。無盡本際莊嚴校飾還淨國土,訓誨所入,斷婬、怒、癡,靡所不散,住於一土教化諸土、在於諸土誘進一土。一切眾生所念思想,勸至方面發起人民,令一剎土入一切土、以一國土入於一切,無量佛土等見三界。眾生所興不可動故,以無極哀開化人民,而無處所、亦無所住。若懷狐疑,悉濟猶豫,度眾生類。

「以是德本,以過去事入於過去、又以過去入於當來、又以過去入於現在,其當來事入於當來、又當來事入於過去、當來事者入於現在,又現在事入於現在、又現在事入於過去。一切過去、當來、現在入平等相,令其現在入於現在;其現在者入於過去,其去、來、今普入平等。

「以是德本、因緣之報,逮得諸佛現在目前三昧要慧、致成佛德聖眾如來三昧正定、逮致光明華如來所化莊嚴三昧、皆莊嚴淨所現三昧、示一切色所現身三昧、皆入諸音言辭三昧。又,首楞嚴現若干種般泥洹事,獲致不斷佛教三昧、而當成就專一嚴淨三昧、究竟善住三昧、定意金剛道場三昧、如金剛三昧、慧眼三昧。以是之比,見於一切眾生之心,所行若干志操不同,過去、當來、今現在事無所不達,乃為如來三昧道場。各各別異,令致于彼神通之慧,所願具足。

「以是德本,吾及眾生悉使成就進退自由,究竟清淨,被蒙開化。以是德本,一切眾生目之根原使如佛眼;一切世間眾生所在諸可聞者逮興佛耳,其聽無極;使眾生鼻得如佛鼻,通徹無際,悉無所著;令諸眾生舌根德殊,逮得世尊廣長之舌,其所教誨如佛之言;處在一切世間之法,所作身事、所可興發皆成佛身;處在一切法界之中,亦無所處化於眾生。一切所行作佛慧業,從其人民志性所願,應病與藥而開化之。一切諸香則能變為佛之德馨,熏為道事:一切諸味則能化成成習義味,一切細滑柔和,內性入人義業;一切諸法皆以訓導,使成導法開化眾生。是為一切諸所入者,吾當令成諸佛所入通達大慧;人民陰蓋、諸所情衰,吾當興法消化諸衰為作佛事,當使諸界悉為佛界、所有諸根令無有根、使乏根者為立道根。

「以是德本、因此緣故,得至建立無所住慧,聖道所處、所可建立,普令人民皆悉曉之,化一切色悉成佛形。由是之故,各各使人曉了其慧,變諸音響悉成佛聲,皆為人民宣布道教。

「如是之比,使諸眾生消除盡索塵勞欲門,乃為菩薩入諸菩薩療治其行道法之門,是為清淨一切人民志性事矣。

「可悅眾生智慧之宅,入無勝地勢力之土,菩薩道行下於應時而不違失,身行、口言、意所修業無所罣礙、不有危害、無所藏匿,頒宣諸佛之言教也。行不虛妄,逮得神通,所知具足。以是德本,當令我身及諸眾生悉得成就至於清淨,為人講說,是為菩薩大士所行勸助佛慧真諦無失。」

文殊師利說是五體悔過品時,五百菩薩皆悉逮得無所從生法忍,皆以除棄狐疑、猶豫、虛偽、閉結、倒見之惑。如來齊光照曜菩薩,逮得一切諸佛無所破壞三昧之定。

於是,世尊則以道耳遙聞文殊師利之所講說,尋以讚曰:「善哉,善哉!仁快說此除諸菩薩罣礙罪蓋勸助入道。若有菩薩,儻聞說此勸助教者,即能奉持、諷誦、講說,如是不久皆當滅盡一切罪蓋,令無罣礙。如燈及燭入於冥室眾闇消索、猶如日出照于天下靡不蒙明、如盲得目、聾者得聽、瘂者能言、跛者能行、塞者得通。五陰自消、六衰則滅,昇於法堂、入于道室,超慧臺閣、處大聖殿。」

「何謂法堂?」

佛言:「神通已暢,無所罣礙,逮三達智。」

「何謂道室?」

佛言:「得三昧定,見十方佛如人照鏡,無有遠近,周遍悉見。」

「何謂慧臺?」

佛言:「智度無極,解一切空,心無所著,大慈大哀。」

「何謂大殿?」

佛言:「善權方便,進退知時,不在有為、不處無為,與法身合,無合、無散。現形三界化為佛身,相好威容頒宣道教,或為菩薩、聲聞、緣覺、高士、大聖、凡夫愚行,因時開化,度脫十方,莫不得濟至于大道。」

佛說如是,如來齊光照曜菩薩、賢者阿難,諸天、龍、神、阿須倫、世間人民,莫不歡喜,作禮而退。

佛說文殊悔過經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