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经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教经典 > 私呵昧经(一名菩萨道树)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私呵昧经(一名菩萨道树)

发布时间:2016/11/24 佛教经典 浏览次数:601

地藏菩萨道场

蝉友圈文化

吳月氏優婆塞支謙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王舍國竹園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有誓心長者子,名私呵昧,與五百弟子俱出王舍大國,欲到竹園中。未至,遙見佛經行,身色光明無央數變,非世俗所可聞見。五百弟子自相與語讚歎言:「佛端正無比,威神乃爾。以何因緣於世有是?作何等行,積何功德,能得是身?當往問之。」

五百弟子皆以恭敬意,戰慄(lì)肅然,衣毛起竪,前為佛作禮,却住一面。私呵昧便前白佛言:「佛身乃爾,非世所見。何因致是?本行何等,積何功德?」

佛問私呵昧言:「若見何等,言:『佛身乃爾,非世所見。』?」

私呵昧便於佛前而說偈言:

「持想視不可見,  人中尊經行時,
足上下蓮花現,  形端正無可不。
空身慧能現法,  一切地皆震動,
丘墟者悉為平,  地高者則為卑。
若舉足經行時,  已經行於地時,
其身住地右轉,  其地轉無能知。
若下足蹈地時,  於經行便不見,
其跡處若如畫(huà),一切相皆悉見,
其相輪無有色,  然於地悉為現。
今所見非世有,  以是故知甚尊,
無有能見其頂,  亦不左亦不右,
亦不前亦不後,  一切處不可得。
當何因知其意?  當何緣了其智?
用是故心所怪,  願為我分別說。
是慧身何從得?  其根本云何致?
所施行何等法?  當何作成其實?
願為我斷所疑,  解吾等所可疑。
其佛慧云何得?  令吾等初發意,
願次第分別說,  菩薩等所當行,
可自致成衍事,  得神足到十方。」

佛言:「善哉!善哉!私呵昧!所問甚深!甚深!多所憂念,多所安隱諸天及人。愍傷十方,欲使度脫,起諸菩薩大士意,皆令精進。」佛告私呵昧言:「我為汝說之。諦聽!諦受!」

私呵昧即言:「受教。」

佛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當行六事,未起菩薩意便起求。何等六?一者依佛住;二者入正道不復還;三者內意自曉了;四者得善知識因自依;五者常有大願;六者無怯弱心,不厭智慧。是為六。」

佛爾時說偈言:

「若有人依佛法,  入正道諦不還,
常依附善知識,  便從是得大願。
其內意以曉了,  如是入不怯弱,
於智慧悉備足,  如是者能受法。」

私呵昧白佛言:「以起意者,為有幾(jǐ)意喜?」

佛言:「以起菩薩意者,有六意喜。何等為六?一者以得喜意不離佛;二者受決語入正道;三者作醫王主治人生、老、病、死;四者我作將,從生死脫人於五道;五者我作海中大船師主,度脫海流人;六者我在冥中作大明主,破壞愚癡。是為六意喜。」

佛爾時說偈言:

「以得意不離佛,  受決語入正道,
作醫王愈一切,  如是行得可意。
我於世為尊將,  欲度脫眾厄難,
諸生死及老病,  一切人諸所著。
我所見勤苦人,  展轉墮五道中,
吾當作大船師,  至度脫海中人,
於冥中作大明,  有盲者悉與眼,
諸諛諂及愚癡,  一切人與智慧。」

私呵昧白佛言:「以何喜意,為有幾功德休息?」

佛言:「以起菩薩意者,有六事身意得休息。何等為六?一者以得從地獄、禽獸、餓鬼勤苦脫出,身意得休息;二者以得脫於八難處;三者以得脫諦,不復入九十六種道;四者以得度應儀各佛法;五者以得在第一法器不復轉;六者以住佛嚴教,不斷佛道。是為六功德休息。」

佛爾時便說偈言:

「以度脫諸惡道,  身遠離八離處,
諸外道不受名,  如是輩悉遠離。
於應儀及各佛,  一切人諸著者,
悉過度起尊意,  一切法過其上。
我今為諸法器,  一切佛及與法,
亦不斷佛嚴教,  以是故得可意。
虛空體常可盡,  於影響亦可見,
不如是勇猛者,  行無邊不可盡。」

私呵昧白佛言:「起菩薩意者,當復行何等法所可作者?」

佛言:「起菩薩意者,當向行六事。何等為六?一者當行布施,二者當持戒,三者當忍辱,四者當精進,五者當一心,六者當行智慧。是為六事行。」

佛爾時便說偈言:

「布施者大施與,  若作行當護戒,
忍辱者及精進,  以過禪智慧上,
即於前受慧語,  於人中為當雄,
是功德其獨尊,  諸菩薩所當行。
如是者於一切,  行特異無有雙,
所在處為尊雄,  見持過無數供。」

私呵昧白佛言:「菩薩欲得無所從生法忍,當何以致之?」

佛言:「菩薩有六事行,疾得無所從生法忍。何等為六?一者不計有身,二者不計有人,三者不計有壽,四者不計有形,五者不計無有,六者不計常有。是為六事行。菩薩從是疾得無所從生法忍。」

佛爾時便說偈言:

「吾我人及與壽,  亦不計有是形,
心不念有與無,  智慧者當遠離。
口所說因緣法,  其因緣無所有,
一切法無所起,  以是故得法忍。」

私呵昧白佛言:「菩薩大士已得無所從生法忍,用幾事得一切智?」

佛言:「菩薩大士已得無所從生法忍,有六事得一切智。何等為六?一者得身力,二者得口力,三者得意力,四者得神足力,五者得道力,六者得慧力。」

私呵昧白佛言:「何等為身力?」

佛言:「身力者,牢強如金剛無瑕穢。火不能燒,刀不能斷,一切人無能動搖者。是為身力。」

「何等口力?」

佛言:「口力者,有六種聲,如來口所說聲,能遍三千大千日月。是為口力。」

「何等意力?」

佛言:「意力者,悉使百千億魔來,不能動搖佛一毛。是為意力。」

「何等為神足力?」

佛言:「神足力者,持一足指,能震動三千大千日月,其中人民無有驚怖者。是為神足力。」

「何等為道力?」

佛言:「道力者,十方諸佛為一切人說經法,中無空缺,各得其所。是為道力。」

「何等為慧力?」

佛言:「慧力者,一切人意所知、行所知、念可知、念脫知,以一時悉合會,彈指頃持智慧,所可知、所可見、所可學,皆悉知、見、覺。是為慧力。已得無所從生法忍菩薩大士,以是六事得一切智。」

佛爾時便說偈言:

「身勇猛不可計,  無有能破壞者,
若以火及與刀,  終不能害是身。
一切人及與力,  若以杖亦罵詈,
欲危身不能傾,  亦不能動其毛。
大音聲聞梵天,  常住止無所畏,
所說法開三千,  無能有遏是言。
意尊貴難可當,  諸菩薩性自然,
魔一億欲嬈亂,  終不能動其意。
其神足悉以備,  便能動是天地,
已成是神足者,  便能覺得為尊。
若以得成道覺,  即能覺致尊雄,
佛與皆悉具足,  便從是轉法輪。」

私呵昧白佛言:「已成一切智,如來無所著正真覺,用幾法住?」

佛言:「成一切智,童孺(rú)如來用六法住。何等為六?一者佛十種力,二者四無所畏,三者佛十八法不共,四者有大哀,五者一切無能見佛頂者,六者有三十二大人之相。是為六法住。」

佛爾時便說偈言:

「十種力是佛力,  四無畏悉已過,
一切度諸法上,  以是故人中將。
以得成無蓋哀,  無有能見佛頂,
亦非天及與龍,  一切人不能見。
如是者勇猛相,  以遍布三十二,
是一切皆以成,  便得為人中上。」

私呵昧白佛言:「已得一切智,如來無所著正真覺,用幾法滅度?」

佛言:「已得一切智,童孺!如來用六法滅度。何等為六滅度?時童孺!如來便留五分滅度。何等為五?一者戒身,二者定身,三者智慧身,四者度脫身,五者度脫示現身。是為留五分不滅。愍傷一切人故。滅度時,童孺!如來以無央數事,讚歎、稱譽比丘僧功德,令人布施。哀愍一切人故,滅度時,童孺!如來因散身骨令如芥子。哀傷一切人故,滅度時,童孺!如來為諸菩薩說我所以索無上正真道者。但用愍傷一切人故,滅度時,童孺!如來用十方人故,因說十二部經,令一切人各得其所。何等十二?一者聞經,二者說經,三者聽經,四者分別經,五者現經,六者譬喻經,七者所說經,八者生經,九者方等經,十者無比法經,十一者章句經,十二者行經。是為十二部經。哀護一切人故,滅度時如來因廣說四自歸。何等為四?一者但取要不取識;二者但取法不取識;三者但取慧不取形;四者但取正不取說。是為四自歸。已得一切智,童孺如來以是六法滅度。」

佛爾時便說偈言:

「佛爾時將滅度,  為一切現安隱,
為十方留五分,  悉愍傷人非人。
住舍利於世間,  為一切破碎骨,
如芥子深粟分,  其得者莫不尊。
其於是供養者,  人非人快無極,
於天上及人中,  所生處無勤苦。
如見我供養時,  滅度後及舍利,
其有意清淨者,  是二事無差特。
佛囑累比丘僧,  於尊貴無有上,
在其中大施與,  受福德天與人。
留經戒十二部,  佛住此於十方,
諸菩薩所當行,  今數習起好心,
十道地三篋(qiè)經,及普明度無極,
哀一切人非人,  於後世作示現。
便廣說四自歸,  一切無持諸法,
哀世俗說是經,  佛爾時便滅訖。」

爾時私呵昧童孺便於佛前說偈言:

「我亦當復取佛,  善哉快無上慧,
何所人聞是法,  不起生菩薩意。
今五百諸弟子,  皆以來在是間,
吾當令悉起意,  故勸勉菩薩行。
譬若如種樹者,  從潤澤得生芽,
以潤澤得長大,  便與莖及與節,
次得枝及與葉,  從枝葉故得花,
以有華便有實,  然其後便復生。
菩薩意亦如是,  從六法便得生,
因是意便能信,  以能作是法生。
是義諦現是經,  一切佛所可說,
次得枝及與葉,  然其後便復生。
如是樹得長者,  菩薩樹無有上,
若欲得倚是樹,  為一切作安隱。
如是法為大樹,  以是故為是佛,
悉愍傷一切人,  所當行菩薩行。」

私呵昧白佛言:「如來滅度後,有幾功德非應儀各佛所能及?」

佛言:「童孺!如來滅度後,有六功德,非應儀各佛所及也。何等為六?一者如來滅訖後,舍利得供養,諸天、龍、鬼神、質(zhì)諒神、執樂神、金鳥神、似人形神、胸臆行神、人、非人,皆來供養舍利,為作禮,無有極;二者如來滅訖後,人皆從三界得出——欲界、色界、無色界;三者如來滅訖後,四輩弟子行福供養比丘僧;四者如來滅訖後,十二部經悉遍布閻浮提內;五者如來滅訖後,若邊地及諸大國不解經法,無義理處,及諸外道法於其中當興盛;六者如來滅訖後,若有人聞佛所行、佛神足、佛變化、佛智慧,多起愛清淨,恭敬起意,從是因緣,得生天上,人中受福。是六功德,非應儀各佛所能及。」

佛爾時便說偈言:

「以供養舍利者,  得為天及與人,
若供養比丘僧,  常擁護諸比丘。
住於法行法者,  以過度於三界,
若聞是法要者,  如其時便當作。
若邊地及諸國,  人聞是無上法,
若人聞佛功德,  便即起菩薩意。」

私呵昧白佛言:「云何無上正真道為諦?」

佛言:「有六法為諦。何等為六?一者眼離色是為諦,耳、鼻、口、身、意離色是為諦。」

佛爾時便說偈言:

「六非耳聲與眼,  於其中了無色,
不相視是為諦,  其欲學當如是。
耳與鼻不相連,  是身口及與意,
莫令心起是事,  無所念是為諦。
無所想如為諦,  諸色著當遠離,
諸所有不相連,  是所謂為正諦。」

爾時私呵昧便於佛前說偈言:

「快善哉無念法,  何人聞不願樂?
諸恐懼皆度脫,  於愛欲無所著。」

佛爾時便為私呵昧童孺說偈言:

「若無禮於諸佛,  亦無敬於正法,
不親近於眾僧,  聞是教便不喜。
若有人無有信,  亦於戒甚狹劣,
以怯弱無精進,  於是法便不可。
多瞋怒蔽卒暴,  志迷亂不感分,
性輕易無智慮,  是曹輩便不樂。
若魔子與魔使,  及邪見外道人,
堅住疑在羅網,  聞是言不信受。」

私呵昧白佛言:「是曹輩非法器人,我當為作法器。唯願佛授吾決!」便於佛前說偈言:

「譬若壞器之人,  於大法不能持,
當用是過人故,  我為其作法器。
唯願佛授我決,  今至意從內發,
當親近善知識,  求菩薩與同志。
其貧者我令富,  不信者教令信,
弊惡者令持戒,  為人故皆擁護。
常為說忍清淨,  開導之使悔過,
及普明度無極,  蠕動類皆度脫。
以空法教導人,  令一切脫生死,
授菩薩發快心,  於法中所當行。
分舍利皆悉遍,  令眾生得安隱(wěn),
留經戒於十方,  令一切常習行。」

佛告私呵昧童孺言:「過去諸佛皆授若決已,我今亦當復授若決。今現在無央數國土諸佛轉法輪者,是諸佛皆復授若決已。」

私呵昧童孺從佛聞所授決,便大歡喜,即住虛空去地百四十丈,從上下來,以頭面著佛足,為佛作禮。

時五百弟子見大變化,便於佛前說偈言:

「儻加教哀吾等,  唯願佛授我決,
後五濁弊惡世,  吾等輩當持法。
若數諫及罵詈,  弊惡人加捶杖,
爾時世有是人,  我當教自悔責。
爾時世我曹等,  諸苦惱皆當忍,
為一切人非人,  授吾等以要決。
吾等輩悉朽身,  不貪惜於壽命,
但願樂在空閑,  於供養無所慕。」

佛爾時便為五百弟子說偈言:

「是五百諸弟子,  今悉來在此間,
當爾時於後世,  皆當發菩薩心。
猶當更小勤苦,  於壽命當短少,
當是時所在處,  見供養無央數。
我初發菩薩時,  亦世世忍勤苦,
若曹學當如是,  便自致人中王。
法本空無吾我,  哀一切數說是,
我爾時於彼世,  為若等現形像。
諸菩薩皆歡喜,  讚歎言佛常在,
為一切作安隱,  示現人佛形像。
一切剎與十方,  今現在諸法王,
佛為諸菩薩故,  皆悉放大光明。
無勝慈弘大士,  今現在第四天,
數勸樂諸菩薩,  亦勸勉示深法。
爾時世作行者,  多有人皆發意,
如宿命有餘殃,  若意亂應畢罪。
志所索無厭極,  亦不能自飽滿,
他餘事不樂作,  常求佛菩薩行。
諸弟子莫愁憂,  雖勸苦不能久,
於是世壽終後,  便生上兜術天。
當願生安隱國,  壽無極法王前,
妙藥王國土中,  無怒佛教授處。
常當願到彼生,  於是世壽終後,
便於彼得神足,  悉供養諸佛前。
行六法得自成,  今佛時悉授決,
皆度脫三惡道,  以遠離八難處。
諸邪道及大網,  以裂壞得脫去,
無所著緣一覺,  於其中悉過上。」

爾時五百弟子聞佛授與決,皆大歡喜,即住虛空中去地二十丈,從上來下,為佛作禮,白佛言:「我等、私呵昧云何得封拜?」

佛爾時便笑,無央數色,色各異,從佛口出,光照無央數佛國,還繞身三匝,於頂上便不見。

爾時阿難從坐起,正衣服,右膝著地,叉手,頭面著佛足,白佛言:「佛何因緣笑?既笑,當有意。」

佛爾時便為阿難說偈言:

「私呵昧在上頭,  弟子中師第一,
皆當共同一劫,  於人中為尊雄。
當於是賢善劫,  後五濁弊惡世,
悉於中畢其罪,  便從是得神足。
然其後神足具,  便飛到億剎土,
供養已便得佛,  其佛號蓮花上。」

爾時五百弟子於佛前讚歎佛說偈言:

「今佛說吾等輩,  得封拜當為佛,
教一切作功德,  無央數不起念。
我爾時時法王,  當住於閻浮提,
菩薩者道樹經,  為一切廣說法。
若有人聞經問,  便即起菩薩意,
吾等輩皆勸佛,  願尊雄授與決。
今佛者一切父,  常愍傷人非人,
用子故加慈哀,  大尊將分別說。
當爾時於是經,  然於後起恭敬,
便即起菩薩意,  為人故問其義。
大尊雄為具說,  菩薩意有何德,
若黠人聞是法,  便發起菩薩意。」

佛爾時五百弟子說偈言:

「若有聞便信者,  菩薩樹無上尊,
我一切授與決,  皆當得人中王。
意所願勇猛大,  發菩薩便直前,
其志意甚清淨,  便得生清淨實。
於色欲出三界,  便即起菩薩意,
持是意作功德,  疾得度三界去。
一切人所作行,  皆著於三界中,
若其意無所著,  菩薩者無有上。
若菩薩起經意,  為一切說道樹,
有功德便教導,  持是經能示現。
菩薩事以具說,  所當教悉以遍,
其餘法不可數,  其法微不可說。
無量慧悉具足,  用是故得為佛,
哀愍傷一切人,  常修習菩薩行。」

爾時阿難白佛言:「是經名為何等?當云何奉行之?」

佛語阿難:「是經名『菩薩道樹經』,若當諷誦持之!」

阿難白佛言:「何因名為『菩薩道樹經』?」

佛語阿難:「譬如種樹,稍稍生芽,後生莖、節、枝、葉、花、實。如是阿難!於是經初發意菩薩便得喜,從喜身意得休息,具足六度無極行變謀明德,便得無所從生法忍,具足一切智慧,轉於法輪乃至滅度,便分布舍利住後後法用。是故阿難!是名『菩薩道樹經』。」

佛說已,私呵昧童孺及五百弟子、諸比丘僧及天人、龍鬼、資諒神聞經,皆大歡喜,前以頭面著地,為佛作禮而去。

私呵昧經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