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慧远大师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慧远大师

发布时间:2010/10/20 佛史人物 标签:佛驮跋陀罗译师(西元359~429年)浏览次数:942

慧远大师,本姓贾氏,晋雁门楼烦(今山西省崞县东部)人。他从小好学,十三岁(三四六年)就随从他的舅父游学洛阳,习儒家典籍,及老、庄之学。二十一岁时(三五四年),他原想到南地从豫章名儒范宣子去隐居,适值战事,道路不通,没有成行。时高僧释道安在太行恒山建寺弘法,名闻各地,他前往参见,极为推崇,从之出家。从此,他常以立宗弘法为己任。勤诵精思,昼夜研习,对於道安所倡弘的般若之学特有会心,登坛讲说,听众悦服。道安也特加器重他,认为佛法在中土,将因他而得到更好的弘传。晋哀帝兴宁三年(三六五年),他随道安南游樊沔。孝武帝太元三年(三七八年),襄阳被苻秦军队攻陷,道安为秦军所获。慧远带著徒众南行,到了浔阳(今江西九江市),爱匡庐峰林清静,就定居下来。他初住匡山龙泉精舍,别置禅林,带领徒众修道。

慧远继承其师道安的遗志,热忱弘法,有感於南地佛典未备,特遣弟子法净、法领等西出流沙,远求众经。闻有西僧来华,便殷勤咨访。太元十六年(三九一年), 宾沙门僧伽提婆南游到了浔阳,他就迎之入山,请译「阿毗昙心」、「三法度」两论,并为两论作序,标举宗旨,推重提倡,遂开南地毗昙学的端绪。安帝隆安五年(四○一年),龟 沙门鸠摩罗什到了长安,他即遣人致书通候,後常向罗什寻问经典和大乘深义。罗什亦赞许他的好意,往返酬答,互相切磋。原在庐山亲近他的道生、慧观等,都受了他的影响,相继北行入关向罗什问道。晋室重臣桓玄,威振一时,过浔访晤,钦佩慧远之为人,致书请他罢道从政,他答辞坚决,不为所动。桓玄後下令甄别众僧,加以裁汰,独尊「庐山为道德所居」,视为例外。又欲令沙门一律对王者尽敬,先写信给慧远,徵求意见。他恳切作答,提出异议,同时撰「沙门不敬王者论」五篇。桓玄终於感悟,没有坚持执行。这次争议,在中土僧史上留下了极深远的影响。当时名僧多聚居庐山,各地清信之士,亦多望风来集。彭城刘遗民、豫章雷次宗、雁门周续之、新蔡毕颖之、南阳宗炳等,都来庐山从慧远游止。元兴元年(四○二年),他率众於精舍无量寿佛前建斋立誓,期生净土,结白莲社,一时参加的达一百二十三人。义熙元年(四○五年),鸠摩罗什在长安译「大智度论」一百卷告成,姚兴特遣送论书,请他作序。他以此论文繁义隐,不易研习,乃加以删节,约为二十卷,并为序文,以便初学。先是 宾律师弗若多罗在长安译出「十诵律」,没有译完而去世。慧远听说有昙摩流支来华,亦精於律藏,就致书劝请补译,由是「十诵律」得有完备的译本。他又一再遣使到长安,迎中印禅师觉贤到庐山,劝请传出禅经。及知觉贤在长安因误会被摈,他就写信给姚兴和长安僧众,为之调解,使所传之学继续在南地弘播,不受影响。由是中观、戒律、禅、教诸典以及关中胜义,都仗慧远的热心而流播南地。

慧远隐居庐山,历三十馀年,影不出山,迹不入市,平时经行、送客常以虎溪为界。义熙十二年(四一六年)卒於东林寺,年八十有三。浔阳太守阮侃,在庐山西岭营圹安葬,门下著名文士谢灵运为撰文立碑。庐山东林寺就因为曾经是慧远率众行道之所,遂成为中国著名的佛教净土宗发源地之一。

慧远从道安受学,长於般若。他在荆州时曾据师义破斥道恒所执「心无」之说。既定居庐山,感慨南地佛典未备,多方访求,所涉颇广。僧伽提婆在庐山译讲毗昙,极推重「三法度论」,慧远於此书亦很有领会。自是,他的思想常出入於空有之间,在他的「沙门不敬王者论」、「明报应论」诸篇上,都可略见其宗旨。他对於佛家视为宗极的涅盘,理解作「生绝神冥,形尽神存」的境界,其所谓「神」,即是精极为灵,不能定其体状、穷其幽致,因此也不可能以语言来表达。又说人生由化而有,形和神虽各殊,而相与为化则浑为一体;然形只是桎梏,而神却有暗中转移的妙用,可以从这一形体相佚传附於另一形体,有如火之可由此薪传於异薪一般。火薪相传这个比喻在当时原为常谈,而他开始用传於异形来解释,具有自此传於彼的意义。这和犊子部执胜义我为不可说法,虽执受五蕴而又有解脱可能之义很相近,显然是受了僧伽提婆译讲「三法度论」的影响。他说到入道之要,则主张依悟彻以求反本。所谓反本,意指不以情累其生,不以生累其神。而欲遣除尘累,必有待於运用禅观,究生化之源,永息流转,使神灵绝境,这就是所谓悟彻。他在庐山昏晓行道,致力禅观,祈向净土,都可视为他基於这一思想的实践。後来,他接触到罗什的译籍,又迎请觉贤传出禅经,研习中观,兼究寂照相济的说法,很得归宗无相之旨。但他晚年谈到法性无性和禅智究竟时,仍举火传不息,以及形累、神化等说,可见他的根本思想还是保留著,没有完全改变。

慧远初事道安,即以建立教法宏纲为己任,以後他更推广此意,欲根据教法移风易俗。他以为出家的人号为沙门,在於能破习俗的愚暗教导有情转向觉道。因而主张出家修行,即和处俗一切以世法为准则的有所不同,应高尚其事,不敬王侯,才能变俗以达其道。而化导世俗,在先示以罪福报应,使知去恶从善,期易於启发觉意。他自己隐居庐山率众行道,以身作则,在当时确已获得相当的影响。特别是他所主张的,以罪福报应导俗和以禅观念佛入真的见解,对於後世的影响尤其深远。像他所倡行的念佛法门,原是用观想功夫,到了昙鸾以後就侧重称名,形成净土一宗。导俗入真,固不能逸出於慧远的遗规,所以後人仍追奉他为净土宗的初祖。

慧远的著述见於著录的,有「大智度论要略」二十卷,「问大乘中深义十八科」并「罗什答」三卷,「法性论」两卷,「集」十卷。现仅存「问大乘深义」,改名「大乘大义章」,其馀都已散失。惟「出三藏记集」、「弘明集」、「高僧传」和「广弘明集」都收载有他的一部分论、序、赞、书。

慧远的门下颇多,以随他一同出家的慧持,及弟子慧观、僧济、道祖、昙邕、僧彻最为著名。慧持系慧远之弟,十八岁随慧远共事道安,後同居庐山。曾到建康,参校「中阿含经」译文。隆安三年(三九九年)入蜀为成都道俗所推重。义熙八年(四一二年)卒於成都龙渊寺,年七十有六,遗嘱诫勉务严律仪。他的近侍弟子道泓和昙兰,都能传经继轨。慧观本姓崔,清河人,少年出家,游方参学,中年以後到庐山从慧远受业。罗什入关,他又北游谘访异同,办勘新旧,精思入微,撰「法华宗要序」,深得罗什称许。後随觉贤同到庐山,又一同到荆州,转赴建康住道场寺。他精通「十诵」,广习诸部。著有「辨宗论」、「论顿悟渐悟义」、「十喻序赞」及诸经序等,卒年七十有一。僧济,通大小诸经及世典,长於讲说,太元中入庐山受学,特蒙慧远赏识。後以感疾,专志净土,卒年四十有五。道祖,吴国人,少就台寺依支法济出家,精勤务学。後与僧迁、道流等共入庐山受戒,慧远称其易悟。道流撰「诸经目」,未就而卒,他为之完成。曾至建康瓦官寺讲说。愤桓玄欲使沙门礼敬王者,还归吴地台寺。桓玄钦重其为人,令郡官送他来京,他托病拒绝。元帝元熙元年(四一九年)卒於台寺,年七十有二。昙邕本姓杨,关中人,少仕苻秦为卫将军,曾随军南征,後回长安从道安出家。道安逝世,即南游师事慧远。不避辛劳,为慧远入关致书罗什,往返传达,十馀年间不负使命,庐山和长安在当时能声气相通,全赖他出力,後卒於荆州竹林寺。僧彻本姓王,寓居襄阳,年十六入庐山受业,遍学众经,尤精般若,讲「小品」词旨明晰,为同学所推服。他兼长赋(口永),落笔成章,慧远以散乱之言皆属违法,遂不复作。後南游荆州,历住江陵五层寺、琵琶寺,一时名流多从受戒法。刘宋元嘉二十九年(四五二年)卒,年七十。此外,昙顺,黄龙人,少曾从罗什受业,後师事慧远,长於义学。南蛮校尉刘遵在江陵建竹林寺,物色住持,慧远特命他前往。其弟子襄阳僧慧传其学,善讲「涅盘」、「法华」、「十住」、「净名」、「杂心」诸典,齐初任荆州僧主,和当时名僧玄畅,并称黑衣二杰。法安,以戒行著,兼习禅业,善讲说众经。慧要,通经律,尤长巧思。以庐山缺乏刻漏报时,他就山泉创制十二叶芙蓉,顺著泉水流转以定昼夜六时,未尝差失;传说他尝作木鸢,能飞行数百步。道汪本姓潘,长乐人,综习经律,尤精「涅盘」,後被迎住武担寺为僧主。道温本姓皇甫氏,安定朝那人。初师事慧远,後北游长安问学於鸠摩罗什,善大乘经,兼通数论。刘宋孝建间(西元四五四~四五六年)被召住宋都中兴寺,大明年间(西元四五七~四六四年)任宋都僧主。昙诜,长於义学,著有「维摩注」及「穷通论」等。

(游侠著)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