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史人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佛史人物 > 佛驮跋陀罗译师(西元359~429年)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佛旅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佛驮跋陀罗译师(西元359~429年)

发布时间:2010/10/20 佛史人物 标签:佛驮跋陀罗译师(西元359~429年)浏览次数:1424

佛驮跋陀罗译师,简称佛驮跋陀,意译「觉贤」,北天竺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人。他原是释迦族甘露饭王的後裔,住劫比罗伐 堵;因祖父在北天竺一带经商,迁居出来。五岁时,父母相继病故,寄养於舅家。十七岁出家,在学经时显出异常的聪明,一天能学完一个月的功课。受了具足戒後,更加勤学,博通经典,以精於禅定和戒律出名。其後去 宾,跟当时大禅师佛大先进修;在那里遇中国僧人智严。智严请他到中国弘法。这正符合他的素愿。他俩在旅途中历尽艰难,先走雪山,继改走海道,辗转三年,才到达中国青州东莱郡(今山东掖县)。晋义熙四年(四○八年),他俩听到鸠摩罗什在长安,就前去拜见,并住进长安的宫寺(一称齐公寺)。起初佛驮跋陀和罗什相处甚好。在学问上,他们互有商量,发挥奥义。但他们的学风不同,师承渊源也各异。罗什专弘经教,特别是龙树一派的大乘学说,得著当时姚秦主姚兴的信任。罗什和门下两千多人,出入宫廷,声势显赫。佛驮跋陀谨守声闻乘上座部的教学规模,修禅习定,聚徒数百人(像智严、宝云、慧观等有名人物都在内),甘於淡泊,不喜繁华。罗什也传授禅法,不过只介绍了上座部旧师各家禅要,还没有很好的组织;而佛驮跋陀的禅法是从上一派相承,保持了它的纯粹性(关於佛驮跋陀的师承,僧有记录,见「出三藏记集」卷十二)。由於这些分歧,发生了隔阂。义熙七年(四一一年)佛驮跋陀偶然说了一些自炫神异的话头,便掀起了风波。当时罗什门下僧(丰刀石)、道恒等指摘佛驮跋陀犯了妄语戒,借著群众的势力,逼他离开关中。佛驮跋陀的门徒一时感到威胁,几乎全部都散了,只剩下慧观等四十馀人随从佛驮跋陀南下去庐山。那时慧远住在山中,早就听到佛驮跋陀的声名,及相见,异常欢喜。慧远又了解到佛驮跋陀被驱逐的不合情理,特为写信给姚兴和关中僧众,替他解释并要求取消了判他为犯戒的处分。

佛驮跋陀在庐山为慧远译出了有关修禅的专著「修行方便禅经」二卷,这对慧远的修持给予很大帮助。佛驮跋陀的志愿是要住各处弘化,一年後,义熙八年(四一二年)秋,他便离开庐山西游,到了荆州,受到当时逗留在那地方的太尉刘裕的尊敬。不久(义熙九年即四一三春间)他随刘裕去扬都(今南京),住道场寺(在南京中华门外,一称斗场寺;寺为司空谢石所建,後人又称谢司空寺)。他仪表朴质有涵养,深受当地僧众钦佩。

佛驮跋陀到扬都後,依旧传习禅法;所住道场寺,一时成了「禅师窟」。不久,法显游历印度归来,他们开始合作,从义熙十二年到十四年(西元四一六~四一八年),先後翻译了法显携归的梵本经律「大般泥洹经」六卷,「摩诃僧只律」四十卷,「僧只比丘戒本」一卷,「僧只比丘尼戒本」一卷,「杂藏经」一卷。他积累了好些翻译经验,到义熙十四年(四一八年)受孟 、褚叔度的启请,和沙门法业、慧严等一百馀人於三年中译出「大方广佛华严经」五十卷(後来改分六十卷,称为六十「华严」)。这一大部经典的梵本有三万六千偈,原来是西晋沙门支法领从西域于田取回来的,一向无人翻译。直到佛驮跋陀才完成这一大译事(罗什先翻了「华严经」中的「十住品」,佛驮跋陀译本就完全采用它的译文;其馀各品和它配合,当然也受到了罗什译文风格的影响)。大体上斟酌文义,符合原本的意旨。这部经文对後来佛教义学的发展关系甚大。翻译的地点也以「华严堂」为名以示纪念。佛驮跋陀於刘宋元嘉六年(四二九年)圆寂,年七十一岁。

佛驮跋陀的翻译除了以上七种外,现存的还有∶「出生无量门持经」一卷、「大方等如来藏经」一卷、「文殊师利发愿经」一卷、「观佛三昧海经」八卷。此外有缺本一种,「净六波罗蜜经」一卷。总计佛驮跋陀所译共十二部,一百十三卷(「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