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旅回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终南山 > 佛旅回顾 > 阿难陀舍利塔结缘记—我的印度朝圣之旅(五)

印度尼泊尔朝圣

最新线路

更多>>

佛旅回顾

更多>>

朝圣热点

更多>>

斯里兰卡

阿难陀舍利塔结缘记—我的印度朝圣之旅(五)

发布时间:2016/04/20 佛旅回顾 印度朝圣回顾 浏览次数:748

:佛历2560年,西历2016年3月29日,菩萨戒弟子李建偕同老伴,参加广州“蝉友圈·佛旅网”组织的印度朝圣团,一行13人从广州出发,踏上了朝圣之旅的行程,西行万里,历时15天。

[toggle title=”印度朝圣 佛弟子一生的向往” state=”open”]

走近佛子心灵的故乡—印度朝圣散记 2016.3.29
祇园精舍的思念(二)
神圣的蓝毗尼园(三)
拘尸那罗的伤感 (四)
阿难陀舍利塔结缘记(五)
灵鹫山的回忆 (六)
追忆那烂陀(七)
让人难以忘怀的菩提伽耶 (八)
鸡足山的沉思(九)
仙人住处鹿野苑 (十)
恒河岸,生与死同在 (十一)
结语:印度尼泊尔朝圣之旅的几点感悟(十二)
泰姬陵、红城堡的记忆 (外传)
诗歌集·喜贺印度朝圣圆满 (外传)

[/toggle]

佛旅网印度朝圣之旅

朝礼阿难舍利塔是在进程中的第9天。

尊者阿难是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他承继了大迦叶的衣法,成为僧团的第三代住持者。这位曾经以风度翩翩而著称的年轻比丘,在修行生活中不断磨练自己,修正自己,成为一代大法的住持者。他以120岁高龄示寂,在临示寂时还为了平息两国因争夺他的舍利而一触即发的战争,采取了独特的入灭方式——腾空而起,入火光三昧,自焚其身,将舍利平均撒于两个国家,从而避免了一场无谓的战争。

舍利塔虽历经风雨侵蚀,但尚存30多米,全用红砖砌成,状如圆丘,周围遍散着一些高僧圆寂的墓塔或信众还愿而建的小塔。在这群塔基中间,坚定地挺立着一根阿育王石柱,上端石狮完好无损,这是八万四千根阿育王石柱中唯一逃过雷击和战争而侥幸保存下来的。它虽然坚定,在天穹的背景下却显得孤独凄然,就像尊者的晚年:“昔日好友逝,新友不伴随。如今只余我,独坐修觉观。如鸟困笼中,又遇雨绵绵。”

佛旅网印度朝圣之旅

塔林的边上是一座长方形的水池,叫猕猴池。原来这里不仅因为阿难尊者的舍利塔而成为圣地,这里也是佛陀生前最后一个雨季安居说法的地方,即重阁讲堂(或称大林精舍)。一次佛陀于此说法,山林中一只俏皮可爱的猴子采蜂蜜来供养佛陀。佛陀欢喜接受,此猴因此高兴得欢腾雀跃,不慎跌入池中淹死。众僧叹息不已,佛以神通观察,此猴以此供养功德已生天界,不足为虑,从此此池便名猕猴池。重阁讲堂的遗址就在猕猴池的另一边,佛经上有讲“一时佛在毗舍离猕猴池侧重阁讲堂……”的。就在这猕猴池畔,佛陀在最后一次安居中,殷切而语重心长地教导僧众:“当善解、善行、善思、善布……因而清净之法可以长远住世。”

这是个清爽的早晨,天空湛蓝,绿树凝翠。上香供养绕塔完毕后,我们一行人坐在塔后一棵大树的荫凉里诵《普贤行愿品》而后静坐。诵经时,有只蜜蜂盘旋在我的脸庞上,时不时地停在脸上叮吮,莫非我的脸上也有花蜜么?或是它在找水解渴呢!老伴怕它蜇我要赶走它。我说,就让我们结个缘吧。能和这个小精灵亲密不也是一种善缘,一种福报吗!我的脸颊、额头、脖子都让它叮了个遍,那种刺痒是我与生俱来从没有感受过的。我在心里对它说:小蜜蜂,你好!我是从中国来的佛子,很高兴你亲近我。莫不是你就是千年前那只猕猴把你们的蜜供养佛陀的蜜蜂的后裔吗!(文章连载中…)

china84000@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